设置

关灯

第4章 一种折磨

    那位长街的龅牙官兵在惊吓中跟着人群冲出了城,城外一片开阔,可以看到无数人影往山林中躲避,只是并非所有人都跟他们这批人一样幸运。
    他们刚逃离,后面就传来一声巨响。
    城门倒塌了!
    烈火吞噬了城门围墙,密密麻麻的人群在通红的城池之中哀嚎,那画面犹如炼狱!
    龙!
    这就是龙吗!!
    仅仅一条火龙,却可以给一座繁华之城带来这样的泯灭!!
    人类的力量、人类的智慧在这样的神兽面前显得毫无意义!!
    ……
    永城城主府。
    敞开的大门外正是一片灾难景象,火红的光映在了新任城主的脸颊上,才刚刚统治这座城池会在几句不合意的攀谈中变成这幅样子。
    “你们看这个光景还满意吗?”府内,一名脸色苍白的男子笑着问道。此人的笑容没有半点温度,反而给人一种惊悚之感。
    “这位牧龙尊者,我与你并没有什么深仇大恨,为何要……”新城主声音微颤着。
    “当然没有,只是想让你们明白,我说的每一句话你们都得认认真真听着,我不喜欢重复,那样会让我觉得你们在轻视我的存在,我更不喜欢犹豫的答案,因为你们没有资格跟我讨价还价!”苍白牧龙师说道。
    “罗孝先生,您看我家小女也正直青春,相貌出众,智勇无双,如果尊者喜欢的话……”城主说道。
    苍白脸色的牧龙师罗孝瞥了一眼旁边一位姿容还算上乘的女子,却轻蔑哼出一声。
    他将手中的画轴再一次摊开,用手指着画中的那名女子,面目狰狞的道:“我要的是她,我告诉过你们我要的是她,看来还是我太过仁慈了,这座城池确实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尊者!!尊者!!”
    “您要的人,不久前前被小女推翻,沦为阶下囚后又被关押在地牢之中与一名小乞丐共处数夜,纵然她国色天香为世间少有的绝色之魁,但她也已经沦为了最下贱最肮脏之女,而且事实也证明了她除了拥有几分令人垂涎的姿色外,别无他处。”白发陆城主说道。
    听到这番话,那位牧龙者脸上的肌肉都抽搐了起来,他的双眼睛更是透出了一股磅礴怒意,使得殿外的那条鎏金火龙火鳞更加旺盛!
    “你说什么??”牧龙师罗孝语气已经彻底变了,之前是不屑与桀骜,现在却能够明显感觉到冰冷之意!
    他罗孝历尽千辛,受尽耻辱,在绝望的边界跨过了龙门,成就了现在的牧龙师地位。
    化龙之后,他做得第一件事就是想要在她面前证明,期望着她能够青睐自己,让他万万想不到的是,自己梦寐以求的女人竟然在这永城之地被玷污了,还是一个肮脏卑微的乞丐!!
    “牧龙尊者,您是苍穹之日,这片芜土无人不瞻仰您的光辉,何必执着一个名声狼藉、肮脏不堪的女人,小女还算纯洁娴雅,拥有几分统兵理城的谋略,如果您不嫌弃的话,小女今日就可以与您成亲,以此来恭祝牧龙尊者一跃龙门。”女子声音尖细,说着最后一句话的时候更是透着几分妩媚,似一只温顺聪颖的小狐。
    罗孝再一次瞥了一眼那位城主之女。
    新城主两鬓斑白,阴柔懦弱的似一名傀儡太监,见到自己就差吓得尿了裤子。反倒是此女一言一行都表现得还算平静。
    永城城主每每说上一句话,都要看一眼这女子的眼色。看得出来新城主不过是一个附庸,此小狐一般妩媚精明女子才是掌权者。
    小狐女子见牧龙者罗孝正打量着自己,于是缓缓的抬起头来,也让这位牧龙师可以看清自己的容貌。
    “呵呵。”罗孝突然伸出手来,掐住了信任城主之女的脖子,“她若是珍珠,你和发臭的泥沙没有什么区别。你们这些生长在烂土中的贱民,没有必要活在这个世界上了!”
    话音刚落,敞开的殿门外的天空中,一头全身烈焰滚烫的火焰之龙缓缓的张开了大口,喉咙处犹如锻造熔炉那般炽热……
    “轰~~~~~~~~~~~~~~~~~~~~~~~~”
    龙焰似红色的长河那样倾泻,整座城府被融化,府内那些作威作福的同族一样被融为了血水,就连家丁、丫鬟、奴役都没有够幸免。
    罗孝立在烈焰之中,那只手依旧死死的钳着城主之女,龙之火焰连他的头发也没有伤着,反倒是他掐在手上的狐媚女人……
    先是衣物统统化为灰烬,紧接着就是皮肉烂开,最后就连骨头裸露了出来,好端端的一个美人变成狰狞恶鬼。
    焦味浓浓,府檐塌落下来,漆红的梁柱横七竖八。
    角落,新任城主身上的盔甲被融,肌肤与滚烫的盔甲黏在了一起,他已经痛苦不堪却不敢发出一点哀嚎声,就是期望能够逃过一劫。
    他在战场上也是骁将,能够以一敌百。可面对龙族这种非凡之焰,毕生淬炼的坚韧皮囊依旧不堪一击,只能够像现在这样没有一点尊严的藏在废墟和其他人焦黑的尸体下。
    “呵呵,呵呵……”突然,一个笑声响起。
    笑声是来自于牧龙师罗孝眼前的狐媚女子。
    此时她面孔灼烧得已经溃烂,全身更是烧得面目全非,
    她奄奄一息,但她此刻却在笑,发出那种痛苦却又有些癫狂的低笑。
    “你笑什么!”牧龙者罗孝注视着地上这名痛苦发癫的狐媚女子。
    “我明白了,咳咳……我明白了,在你未成为牧龙者前,你也不过是那个女人眼里的泥沙,她的目光甚至根本不会在你身上有半点停留,你……你竭尽所能的想要得到她的青睐,她对你冷淡如奴仆随从。”
    “终于,你成为了牧龙师……咳咳,咳咳,你驾龙而来,今非昔比,满眼期待她能够对你刮目相看……哈哈哈哈,她却被我毁了,你日日夜夜迷恋仰慕的女人被我扔到地牢里,和一个路边乞讨的肮脏流民共处整整一夜!”
    “你忘不了的眸子,你痴醉的唇,你馋恋到近乎疯狂的身子,哈哈哈,到头来全被那个卑贱的乞丐狠狠的享用,他们两个在地牢里胡乱**后醒来,还是我第一个去探望的,那画面你没有亲眼目睹着实太可惜了!”
    “可惜……咳咳,可惜,我本为他准备了十几个身强体壮的流民,打算每天夜里送一个给她,让她尽情品尝人间欢乐,可惜她第二天就逃走了……”
    狐媚女子在痛苦中阐述着这个事实。
    她时而低笑,时而嘶吼,癫狂得像一个真正的厉鬼。
    狐媚女子知道自己活不成了,但她也不算输得彻底。
    至少她将女武神的尊严名节践踏到了极致,她再怎么摆出高高在上的模样也是下贱的,她再怎么看上去冰清玉洁也是肮脏的,无论她将来成为谁的女人,她的男人都将对这件事耿耿于怀,对她唾弃,对她心生厌恶!
    罗孝,就是第一个承受这份折磨的人,无论他是一名牧龙师,还是将来不朽的更伟大的牧龙尊者,只要他还对女武神念念不忘,这心中的芥蒂会像野火一样不断的随着时间蔓延、扩散,烧得他整个人发狂,迁怒于她,迁怒于一切!
    “呵呵呵呵……”狐媚女子的笑声越来越尖锐,越来越癫狂。
    牧龙者罗孝脸庞上的肌肉在抖动,逐渐开始扭曲,那从面部暴起的筋痕甚至延伸了他的脖颈!
    “去死!!”牧龙者罗孝暴怒道。
    一脚重重的踩在了女人溃烂的脸上,狐媚女人狰狞狂笑中被踩得稀烂。
    似乎临死前能够看到罗孝这幅气急败坏的样子,狐媚女子也很满足了。
    “去死,去死,去死!!!!”
    罗孝根本无法平息胸腔中的怒火,他一而再再而三的踩踏着狐媚女子,即便她已经面目全非,死得不能再死了!
    他不想再听到这个疯狂的女人任何一句话,更不想看到她那张恶毒狰狞的脸!
    不知过去了多久,狐魅女子已经被踩成了肉泥血浆,而罗孝似乎还没有从那份狂躁中平静下来。
    他胸脯起伏着。
    看了一眼那屹立在城池中央还未摧毁的雕塑……
    焰火映照,街道化为狼藉无比的焦土,只是那圣洁瓷白的女子雕像仍旧绽放着令人陶醉的无双之美。
    “即便这样,她也是我罗孝的!”
    就将她作为自己一跃龙门后的第一件私人玩物!
    罗孝一跃而起,踩在了宽厚的鎏金火龙两翼之间。
    火龙振翅,冲上了云端,烧成一片废墟的永城在罗孝的脚下越来越渺小……
    突然,鎏金火龙在高空深吸了一口气,可以看到周围的气流化成了一个巨大的红色漩涡。
    “吼~~~~~~~~~~~~~~~!!!!!”
    一口龙焰从鎏金火龙的咽喉中涌出,似一座倒垂的火山口,正往整个永城城池灌溉下滚烫的岩浆,岩浆在雕像位置落下,迅速的向全城翻滚蔓延……
    城内一片流动的通红,将士也好,贫民也好、贵人也好,统统在倾泻而下的龙炎中化为了乌有!!
    ————————
    (感谢白银大盟赤雪之片,感谢直白对话、巫马行、清泉流响、码字工异客行、炉来火煮、末烆、巫九、最萌的猫、月下的托福等各位盟主、掌门、堂主、执事、弟子、学徒、见习的美滋滋打赏。)
    (!感谢每一位打赏过、点击过、推荐过、评论过、支持过《牧龙师》的读者们。
    制度是酱紫的,多撒打赏是能够在粉丝榜让作者和大家看到,可真诚的留言,每日默默坚持的投票,同样是作者绝不可缺的写作动力!!)
    (啊,差点忘了说更新情况。一天两更。每天中午12点,傍晚6点更新哦!多多留言,多多互动。爱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