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1章 小鳄灵

    “噜噜噜~~~~~~”
    突然,一个槽打开,混杂的各种饲食流了进来,听到这个声音,周围嬉闹玩耍的小幼灵们撒开爪子扑到了这个饲养槽中。
    开饭了啊!
    个头大,又出生得早的幼灵基本上可以占一个好位置,吃得肚子滚远,那些幼小瘦弱的,只能着急的在旁边打转,好不容易挤了一个身位,没吃几口就被推了出来。
    祝明朗留意了一下饲养槽里的食物,青菜、鸡肉、果子、肉虫、大骨……说实话,比芜土那些小平民的口粮都要丰盛。
    “肉蚕?”
    忽然,祝明朗留意到了一种食物,那就是自己这些年养的大肉蚕,有意思的是,绝大多数幼灵都对这种东西没有半点兴趣,包括一些鸟灵都不喜欢……
    一轮争抢,槽里就剩下一些带腐烂的食物和几只无人问津的肉蚕,这时祝明朗发现一只黑乎乎的小鳄灵,正警惕无比的饶过那几只身强体壮的小狼灵,叼起大肉蚕后撒腿就跑!
    那几只小狼灵看到了黑乎乎的小鳄灵,立刻追了过去,对这它一阵撕咬。
    小鳄灵还很幼小,小狼灵每一只体型都比它大一号,更别说是它们四只一起围追小鳄灵。
    小鳄灵爬行得很灵敏,一连甩开了三头小狼灵,但最后还是被有成年犬大小的小狼灵给堵在了窝前,它连吞下大肉蚕的机会都没有,就被小狼灵扑压在地上……
    “连这里都有霸凌啊。”祝明朗摇了摇头,一只手拧着那头小狼灵,将它丢到了一边。
    黑乎乎的小鳄灵解脱后,立刻扑向了已经滚满了泥土的肉蚕,也不管它脏不脏,两三口就把这肉蚕塞入到嘴里。
    “小鳄灵,跟哥混吗,能不能让你化龙暂不说,肉蚕是肯定吃不完的,我专业养蚕!”祝明朗捧起了这只小黑鳄。
    这小黑鳄近看有些丑萌,大大憨憨的脑袋,长粗小鳄鱼的身子。
    它的外皮还算光洁,并没有绝大多数凶鳄那样浑身给皮疙瘩。
    “呐,再给你一块,咱们算达成协议了。”祝明朗从槽里再捡了一块无人问津的大肉蚕,送到了小鳄灵的嘴边。
    小鳄灵估计是饿坏了,很快又啃掉了全部。
    祝明朗尝试着喂它鸡肉,却发现小鳄灵根本不吃,它只对肉蚕情有独钟……
    这倒是让祝明朗想起了女武神说的那番话:一些真龙幼体时期爱吃肉蚕。
    不过,祝明朗有注意到这小鳄灵的额头上,有一块小凸起,用手去摸明显是硬骨。
    是还没有长出来的隐角。
    鳄有隐角?
    龙才有角!
    恩,那就是你了。
    丑一点黑一点没关系,又不是要它卖萌卖艺。
    以后能打能扛就行!
    高冷公子和李少颖已经等得不耐烦了。
    李少颖特意凑过来,想看看祝明朗如此精挑细选究竟是相中了怎样一个不凡的小幼灵,发现是一头黑乎乎的廋鳄灵后,便立刻失去了兴趣。
    高冷公子倒是连看都没有看,他甚至都不屑在这里选择一只幼灵。
    ……
    捆上灵魂羁绊,小鳄灵就是祝明朗的新灵宠了。
    接着就是住宿的安排。高冷公子果然不是和他们一路的,有自己的独门独院。
    祝明朗和李少颖被安排在了一个大院舍里。
    一块公共练习的大院坪,十二间独立的木质屋宅,横着排开,还算干净舒适。
    屋宅后头还有一片独立区域,是给不能收入到灵域中的幼灵们安窝的,根据不同的幼灵习性,学生们自己进行一些改造。
    小鳄灵算是两栖的,祝明朗便挖了一个小小的池塘,池塘周围是干净的泥沙,既然确定领养这只小幼灵了,就应该好好待它!
    收拾好一切,祝明朗意外的发现这里一日三餐都是准备好的,你可以去饭堂中随意享用,而自己手头上有钱的学生也可以去凤堤镇上随意挥霍。
    铺好了被褥,夜都深了,祝明朗洗上了热水澡,整个人清爽舒适,疲倦感也立马袭来。
    躺在了被窝里,他实在困了,一闭上眼睛便睡了过去,大概是压抑在心里的那些情绪一扫而空的缘故,这一觉睡得非常舒适踏实,还在梦里旧地重游了地牢……
    ……
    晨光柔和,屋子外面已经传来了其他学员们严厉的训斥声。
    已经有踌躇满志的少年们正在驯幼灵了,期望它们早日蜕变成龙。
    小白岂的化龙应该还需要一些天,祝明朗享受着这份难得的平静,也不由的被那些少年郎们的晨练之声给激起了几分回忆。
    话说,自己是不是也应该勤奋起来了?
    “咿咿噢!”
    屋后,池子里传来了小鳄灵的叫唤声。
    祝明朗这才收回了思绪,去查看自己刚收养的小鳄灵。
    “你也想锻炼锻炼吗?确实,你现在太弱小了,就先湖里游游泳吧。”祝明朗对小鳄灵说道。
    伸出了一只手掌放在沙子边,小鳄灵顺着祝明朗的修长的指尖爬到了他的手掌上,往自己肩上轻轻一送,小鳄灵还算乖巧的挂趴在了祝明朗的肩膀。
    随着祝明朗离开屋子,小鳄灵一双滚圆的大眼睛充满打量着周围的一切,人、树、院子、其他幼灵……
    三分好奇,七分警惕。
    “你好像长身子了,才一天就重了不少。”祝明朗打开一个盒子,用竹签挑了一只准备好的大肉蚕递给了肩上的小鳄灵。
    小鳄灵一口就吞了下去,不带咀嚼。
    刚出屋子,祝明朗立刻就看到几个青年、少年围在一起,正在讨论着什么,他们应该都是祝明朗的同学。
    “你们没见过她本尊,美如天仙,真是狗贼老天,为什么要这样对待她呀!”
    “听说是个老乞丐?”
    “我怎么听说是一个年轻的流浪汉。”
    “你们懂个屁,像芜土那样没次序的地方,她那样的仙姿,肯定人人都恨不得尝上一口,你想一想被关押在地牢里,你是看守地牢的牢头也会忍不住的吧?”
    “别说了,求你们别说了!她可是我的日月星辰!!别再说这些不堪入耳的话了!”
    “没人锁着你啊,我怎么感觉你兴奋的口水都流出来了?”
    舍院内,这群人一大清早就讨论起了这个早已经闹得满城风雨的话题。
    祝明朗从他们旁边走过,眉头也不由皱了起来。
    怎么越传越离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