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510章 攻山

    小萤灵倒是吃得滚圆滚圆,仿佛是灵气太多了,它将灵气馈赠了一些给叶悠影,叶悠影都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修为就一下子涨了不少。
    小野蛟也很勤奋,它盘曲在一块潮湿的大灵石上,张开了嘴吞吐着这些灵韵。
    虽然没有化龙,但小野蛟的修为已经达到了九百年左右,之前祝明朗喂了它不少从学院里换取来的魂珠。
    借着这灵石洞,小野蛟逐渐褪去了身上那野灵气息,逐渐朝着一只灵蛟蜕变,修为也终于突破了一千年这个大关!
    虽然出生没太久,但现在它已经相当于妖魔精怪一千年的修行了!
    这成长速度也算飞快。
    “你们两个小家伙,论修为都要超越一些龙子了,怎么就是没有一点化龙迹象呢?”祝明朗睁开眼睛,看着小萤灵和小蛟灵。
    “嘟嘟嘟~~~~~~~”小萤灵用那长长的尖耳朵蹭着祝明朗的手背,一副人家还小,不想长大的样子。
    小蛟灵也很困惑。
    蛟不是与龙是近亲吗,按理说蛟灵反而是最容易化龙的几种。
    修为都突破到一千年了,身上的鳞仿佛都会发出灵光,偏偏身上没有半点龙之特征,没有角,没有爪子,更没有龙息。
    “唉,也不怪你们,大概是我对你们的培育方式不对,慢慢来吧,总会找到适合你们化龙的灵物的。”
    “噢!!”
    大黑牙在灵域中,立刻向两位灵宝宝传授自己的化龙经验!
    得多吃肉!!
    要化龙就得多吃肉肉,吃得壮实,吃得全是力气,很快就可以化龙的,一定要相信自己,自己就是这么过来的!
    小蛟灵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小萤灵则在那里疯狂的摇着头,表示本宝宝不喜欢吃肉。
    大概是小蛟灵年龄还很小的缘故,它修为是涨得很快,但体型长得比较慢,平常要出门的话,将小蛟灵往自己脖子上一围,跟戴一条围巾也没有什么区别。
    “好像已经饱和了。”祝明朗缓缓的起了身。
    修炼速度的叠加已经慢了下来,没有一开始进来那么明显了。
    除非在这里待上好几个月,修为确实会再涨上许多,但祝明朗不属于非常缺少灵气与灵资的牧龙师,他的龙更多的是缺乏历练。
    “你既是剑师,为何还养这些幼灵?”叶悠影感到费解道。
    当初第一次见到祝明朗时,她就留意到了小萤灵和小蛟灵,以为祝明朗是一位独行的牧龙师。
    “技多不压身,剑师只是我的副业,它们可不是普通的幼灵,将来化龙之后比仙鬼还厉害。”祝明朗笑了笑道。
    叶悠影被祝明朗这句话逗笑了,尤其是看着毛绒绒宠物一般的小萤灵,和始终没有一点龙特征的小蛟灵……
    仙鬼比龙还要恐怖。
    否则唤魔教那些人为什么不转行做牧龙师,非要成为仙鬼的奴仆,把自己弄成不人不鬼的样子??
    整个唤魔教的人又不是脑子有问题,若不是亲眼目睹了仙鬼的能力,他们怎么会那般痴狂!
    “不管怎么样,谢谢你这只特殊的小萤灵,它帮助我突破了一个境界。”叶悠影说道。
    “它喜欢助人为乐。”祝明朗也没太在意。
    每馈赠一次,小萤灵的绒毛可储下的灵气就多一分,祝明朗身边的龙,包括小蛟灵都在该阶段灵气饱和了,赠给叶悠影也无所谓。
    “以前,仙鬼也是……”这时,叶悠影开口道,但说出口时又有几分犹豫。
    “你不想说就别勉强,反正我打算赶路了,我去的地方应该没有仙鬼。”祝明朗淡淡道。
    “森林里迷路的人,会有青鸟指路。洪水来时,会有鱼群跃出水面告知船夫。采山人中了毒,往往可以在附近找到解毒草药……森、河、山有自己的灵,它们也在用自己的方式庇佑着人们。仙鬼没有人们想得那么可怕,我曾被仙鬼救过。”叶悠影突然开口对祝明朗说道。
    她的语气,不想是在争执什么,更像是在喃喃自语,在告诉她自己。
    过了良久,叶悠影又接着说道:“能打败仙鬼的只有仙鬼。能净化它们的也只有它们本身。”
    “看来你要走的路很长很长,毕竟要让人们直面恐惧的事物,本身就是和他们站在对立面。”祝明朗说道。
    “但总比过那种苟且偷生的日子要好,那不叫安生。我们唤魔师不能永远成为这世间的过街老鼠!”叶悠影眼神坚定了几分。
    “恩,恩,加油,虽然你连我都说服不了,但我相信你摸爬滚打下来,终究会给唤魔师带来一些曙光。”祝明朗在一旁,浑然一副这件事太复杂,敬而远之的样子。
    叶悠影看着祝明朗,总觉得祝明朗身上散发着一股子胸无大志的咸鱼气息。
    这家伙的热心肠似乎仅限于不麻烦。
    还遥山剑宗剑师,哼,徒有虚名罢了!
    “我没有骗你,那件月裟是我母亲的遗物,她被白裳剑宗的掌门一剑刺死,她保护的仙鬼,为森仙鬼,是一个不曾滥杀无辜,甚至庇佑着几个族族人的森林仙灵。”叶悠影沉心静气修炼之后,似乎也明白了一些什么。
    仙鬼有善恶之分,人们只看到了恶仙鬼,却不知善仙灵,她的母亲因为保护被殃及的善仙灵而死。
    “难怪,你穿着那件月裟时有股庄严圣洁的气质,大概是这件衣裟上有一个敢于和权威对峙的魂,这也让我本能觉得你应该不是杀人喝血的女魔头。”祝明朗说道。
    “还我!”
    “哦哦哦,我以为是什么法宝。”
    ……
    ……
    走出了灵石洞,也不知在里面待了几天。
    外面天是阴着的,这里遥望过去,长谷山湖都莫名的笼罩上了一层阴霾,不像之前那么明亮晴朗。
    “血腥味,从山门处传来的。”祝明朗皱起了眉头,开口对叶悠影说道。
    “有仙鬼!”叶悠影小脸脸色也白了,惊恐的望着山门的方向。
    “怎么人这么少??”祝明朗一路朝着剑庄的方向走却,结果根本见不到几个白裳剑宗的弟子们。
    抵达了山坪,祝明朗终于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正是明秀。
    明秀受了伤,嘴唇发白,旁边一位女弟子正在帮她包扎伤口,她伤势很重,但还是强忍着,一副止了血还要下到山门中继续厮杀的样子!
    “明秀,发生什么事了?”祝明朗急忙问道。
    “是唤魔教,他们在攻山!”明秀说道。
    “其他人呢??”祝明朗不解的环视四周,白裳剑宗比平时少太多人了!
    “掌门、师尊、师长、堂主以及大多数弟子去围剿唤魔教老巢了,他们一时半会回不来,我们全宗上上下下只有一百人留守……”明秀声音微微颤抖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