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514章 现学剑法

    戴着鲜红之帽,连容貌也用红色的面具给遮住,唤魔师们一字排开,他们站在了长谷山道的一座石亭处,共同施展着同一种唤魔之术!
    鲜红触目,他们的脚下所踩着的石阶,头顶上的树冠,都莫名的被染上了一层诡异的血红气息,阴森恐怖,同时也可以看到那些唤魔师与唤魔师之间出现了一条血红色的纽带,将它们的唤魔之阵连在了一起,组成一幅更加巨大的唤魔之图!
    “他们这是联合唤魔,即便修为低的唤魔师也可以凭借着多人的力量召来更强大的魔物!”叶悠影看到这一幕后,立刻对祝明朗说道。
    十几二十人为一组,唤魔教的人意识到那些低阶的魔物是不可能攻占下这白裳剑宗的,于是他们共同唤魔,将更强大更高阶的魔物唤到这片战场中。
    血息涌动,渐渐的一场古怪的红色血雨降临在了长谷山林处,一个又一个唤魔大阵出现在了山道中,可以望见在那被浇得通红的林子里,一头一头巨型魔蜈从唤魔大阵中钻出!!
    血色魔蜈全身覆盖着血色的蛰盔,一节一节,又朝着不同的地方生长出一种类似于倒钩的盔刺,这种蛰盔与蛰刺将魔蜈从头部武装到了尾巴,它们狂野狰狞,身体在山林中横冲直撞,百年大树都被它们轻易给扫倒撞碎!
    除却在山林中爬行,这些血色魔蜈还拥有钻地穿山的可怕本领,可以看到一些魔蜈没入到山石之中,紧接着石土纷飞,没多久它们从另外一座山岭中冲了出来!
    祝明朗稍稍皱起眉头来。
    会钻地穿山,这就有些不好办了,而且这些魔蜈显然是有智慧的,它们不像之前那些水怪魔卫一样一拥而上,觉得扎堆才有安全感,血盔魔蜈从不同的山岭爬向剑庄,有些直接沿着长谷地底钻来,其他的更是从这座山穿到另外一座山,看得那些白裳剑宗弟子们一个个脸色苍白。
    这种血盔魔蜈,实力怕是不逊色于龙主龙君了,唤魔师共同祈魔,竟可以一下子让这么多高阶魔物降临,确实极难对付!
    “后生,无剑招对付这些钻地穿山魔物??”这时,那位白发苍苍的老者开口说道。
    这位老者年事已高,若不是山门正遭遇被屠的危险,估计他都不会出现。
    他身型瘦弱,虽然背着一柄剑,但这种垂暮之年怕是根本挥不出真正的剑威来,而且祝明朗可以感觉到这位老者气息很弱,多半也是一名受了重伤最后选择隐退的老剑师!
    “有些麻烦,但应该可以对付。”祝明朗说道。
    “你飞剑之术初学,掌握的剑法不多。”白发苍苍老者说道。
    祝明朗有些诧的看着这名老者。
    居然被他看出来了。
    飞剑派,祝明朗确实学的不久,之所以强大正是因为剑灵龙这样特殊的存在。
    “老夫教你一招,相信以你的剑境与悟性,可以很快就掌握,掌握了它,对付这些钻地蜈蚣魔物简直如杀蚯蚓!”白发苍苍的老者说道。
    “老师尊,现教怎么成,您直接施展剑法,尽快灭掉那些穿山魔蜈啊!”一名弟子哭丧着脸说道。
    “老夫这个年纪,哪怕豁出这条老命挥出的剑气也不及这位年轻人的十分之一。”白发老师尊说道。
    岁月不饶人,在年轻个十岁,白发师尊一人也可以将这唤魔教杂碎们给屠得一干二净。
    可他清楚自己身体的状况,他的修为已在衰退,亦如他的这具枯竭的躯壳一般。
    “老先生,请赐教。”祝明朗说道。
    林钟、明秀、叶悠影还有一干白裳剑宗的弟子们都要急疯了。
    什么时候了还教剑法!!
    而且既是强大到可以劈山破石的剑法,必深奥而复杂,至少需要几年的练习啊!
    “看那木桩。”白发苍苍的老先生指着下方,离练习石台处最近的一个木桩,大概只有两百多米,一般只有学徒才会拿那个木桩做练习。
    祝明朗沉心静气,专注的凝视着老先生所做的一切。
    老先生能一眼看出自己练习飞剑术没多久,肯定是一位终极老剑师了,他愿意亲自传授自己飞剑剑法,那是再好不过。
    “此剑为镇剑,镇压一切邪魔妖物,此剑又称为百墓剑,剑似大墓,深及岩层,看好,看好——墓沉剑!!!”
    老先生背后的那把剑迅猛出鞘,老人虽老,剑却锋利至极,仿佛每天都要非常细致的打磨与洗涤,那剑御天入云,出鞘之后便化作了一束冷厉之芒,明明木桩在下方,在下沉的山谷之中,但这柄剑却已抵达长天,没入云霄,并消失的无影无踪!
    白裳剑宗的弟子们此时目光也都在这位老先生身上。
    这位老师尊出现在大家的面前次数并不多,但每一位新晋的师尊都对他恭敬有加,他没有收任何一名关门弟子,也从未有人见他传授过半点剑术……
    然而看他出剑的气势,便与所有飞剑剑师都不同,明明老态龙钟,却仿佛可以一剑刺破青天,心气之高丝毫不逊色于翱翔于天的龙凤,只是他的修为,他的气力,他的力量,与他这境界完全不成比例。
    “气集剑身,念沉大地,天碑神墓——墓沉剑!!”
    白发无风飞扬,那张苍老的脸庞却透出了坚毅,双目焕发着的是可以冲破一切包括岁月迟暮的熊熊炽光!
    不见有剑,那木桩之上却徒然出现了一座巨大的墓碑,墓碑剑锈斑斑,静穆恢弘,当它豁然下沉扎入到大地中时,更是产生了一股磅礴至极的重坠力场,让周围飞扬而起的树枝、砂石、鸟雀猛的下压到了地面,一个惊人的沉气围绕着这墓碑重剑将木桩方圆百米的岩层直接碾碎了!!
    尽管只是演示,这墓沉剑的威力也让所有白山剑宗的成员目瞪口呆,这位老先生可是没有怎么运用气息啊,哪怕是一个子级修为的剑师,若可以掌握这墓沉剑,怕是镇杀将级神凡者也不在话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