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二章 诡异的安排

    日落之前车队平安到达祋祤县,车队的伪装蹩脚到幼稚,可是安营扎寨干净利索,执行力高得吓人。
    张丁找到童远,说道:“童少君,君女有要事相商。”
    够快的啊,看来董白对他十分看中,估计也能从她那边了解更多细节。
    他们走近一座帐篷,帐篷倒是军营中常见样式,只是旁边停了两辆大车,且都是装饰豪华。
    帐篷门前站了十名披甲扈从和两名健妇,张丁上前低语了几句,然后回身说道“童少君,请稍候片刻。”
    童远立于帐前,根据他对历史的了解,董白为董卓孙女,初平元年(190年),董卓牢牢把控朝廷,并且愈发膨胀。遍封其宗族,其中董白年方十四尚未及笄,被封为渭阳君。
    董白在郿坞受封为渭阳君时非常气派,当时三辅地区的都尉、中郎将、刺史等都来引导参拜,董卓兄长之子,董璜亲自授予印绶。
    后来,随着董卓身死,全家几乎都在郿坞被诛杀,董白也未能幸免。如何这个世界里董白现在还活着?
    更重要的是,他对三国历史了解得不很详细,为什么知道这一段?
    不等想出什么,张丁说道“童少君,可以进去了。”
    童远步入大帐,当面就是董卓等人近百人的灵位。车队正在逃亡之际,一应布置简单、仓促也是十分正常。
    旁边站了一位一身白色孝衣的贵气少女,估计身高六尺九寸,按照东汉三国一寸大约2.3-2.4厘米,一尺十寸,也就是接近后世的一米六。
    一身宽松孝衣难以掩盖她成熟和丰满的身材,一张皎洁的脸看起来还有稚嫩之气,但已经颇具贵气和威严。目光更是透漏着一丝这个年龄难以拥有的伶俐和深邃,让人几乎不敢直视。
    就算童远之前生活在日子太平、营养丰富,女性普遍发育更好的现代社会,也不得不承认董白样貌、气质远胜不少万人追捧的影视明星。
    童远知道车队里聊天称呼她渭阳君居多,于是说道:“童远拜见渭阳君。”
    董白神色严肃,盯着童远欲言又止,显然是在思考着什么,却又犹豫不决。
    两人对视了片刻,她才说道:“呃……童少君太过客气了,今晚我会给你安排祋祤县的一屯兵马,五日内一半兵马交给你来指挥,这段时间还请童少君多多出力献策。”
    啥?这已经远远超过看好他的程度了吧?简直就是开局就送大礼包啊。
    童远问道:“听说现在停留的祋祤县,距离长安仅一百五十里,估计十分危险,不知后续有何计划?”
    这个问题有一点点冒险,但连基本计划都不清楚,也无从谈起出力和献策。
    董白几乎没有犹豫地说道:“目前为止按照叔公的安排,向北出边墙寻找与祖父有旧的羌人部落,重金结好以后,联系安邑的牛辅和渑池的董越,一举杀回长安,剿灭王允、吕布。”
    汗!牛辅、董越和羌人部落,这都什么人啊,似乎不入流啊。
    感觉还是找李傕、郭汜和贾诩等人比较可靠吧,但是董白能坚持到那时候吗?按照历史她应该已经香消玉殒了,真是不理解现在什么情况。
    童远回答道:“策略上肯定要联合一切可以团结的对象,特别是实力强悍的西凉大军。只是现在情况晦暗不明,我们还需要小心一些。”
    他又试探性地问道:“我目前尚有头痛,很难和手下士卒一起骑马行军,可能指挥起来略有不便。再加上他们与我并不相识,恐怕……”
    董白说道:“我把你陇西豪强子弟、全家在郿坞被害,以及昨日重伤被我等所救的情况,已经传给车队和祋祤兵了,这样方便你的指挥。当然更多的没讲,我也不知道。”
    哈?等一下,这董白是真人,还是游戏里的新手引导程序?竟然自带身份宣传介绍功能,太赞了!
    可是转念一想,陇西豪强、董家家将出身,亲人又全都在郿坞被害,这身份有点……
    突然,他内心一阵激荡,心里响起为亲人复仇的怒吼,又模糊地看到阿爸躺在血泊中,对他说着什么。
    他略微有些失神,但随即怒道:“王允、吕布是吧?搞死他们!”
    他身为一个堂堂男儿,被一个小姑娘这么信任,怎么退缩?还记得王允、吕布又蹦跶不了多长时间,如果能收服李傕、贾诩,岂不美哉?
    他拍了拍胸膛说道:“君女不要担心,王允、吕布都是豺狼之辈,突然发难必然力量有限。董公手下天下至强的西凉军不是他们一朝就能对付的了的。”
    这时童远身后闪出一名男子闪出,身高约有七尺七寸,也就是后世的一米七七,与童远身高相同。
    他一身优质昂贵丝绸衣服,显示出他家族定然不凡,再加上身材颀长、面庞英气十足,显得极为与众不同。但是,他的手臂、肩膀看得出来力量强横,眼神还坚定有力,带着一股凶狠的战意。
    董威盯着童远说道:“吾乃临洮董威,侍中董璜之子,现在护卫堂妹及父亲、叔公的灵位。你真的能兑现你说的话吗?”
    童远拜了一拜,说道:“有董威兄守护,想必车队稳如泰山。我既然为是董家家将出身,有承蒙君女搭救,自然会竭尽全力。”
    董威不依不饶,继续问道:“我问你,你真的会保护好白妹,帮她对付王允、吕布吗?”
    童远虽然来自后世,没有亲身体验到这具身体本人的痛苦,但他后世二十一年岁月,一直视重信守偌为人生准则之一,朗声答道:“我当然会兑现我的诺言。”
    董威又说道:“你可以接受君女的安排,也可以跟随我做护卫,顺便出谋划策,两者皆可。”
    考虑到自身的计划,以及自己现在就有一屯一百人规模的军卒调遣,一定可以有所作为。童远只好拒绝董威的建议,接受董白的安排。
    三人又做了简短的交流,根据董白、董威介绍,这祋祤县驻有一曲兵马,是西凉军嫡系兵马。
    军候、假候被骗去长安,估计已被监禁。车队与几名屯长取得联系,他们会举兵护送车队向北边的胡人区域逃离。现在就从这支兵马中,抽调一屯直接由童远指挥。
    在给董卓等人上了三炷香之后,童远领命离去。
    出了大帐以后,他依然在思考应对策略。董白目前是按照她叔公的安排,向北逃亡胡人辖区。
    可是,童远根本不希望去投靠什么胡人,更不希望百年后,这片土地以不佳的状态,迎来巨大的时代变局。
    这时,张丁带了两位壮汉走了过来。
    张丁介绍道:“这两位是响应我方的好汉。君女刚刚升李屯长为军候,就由他来介绍一下吧。”
    其中一名颇有精神的汉人说道:“祋祤曲李震拜见童少君!全曲一共五屯兵马,共计五百兵卒。末将原是第五屯屯长,现在负责全曲,并将第四屯彻底交给童少君指挥。”
    另一位头系小辫,赤膊臂膀的胡人汉子朗声说道:“第四屯屯长于泼琅,听候童少君差遣。”
    “军中一般直接称呼我‘胡琅儿’,本屯百名将士,汉胡各半,均为百战老兵。我等跟随董公征战四方多年,定为董公报仇雪恨。”
    童远心中微微期待,“好,李军候、胡琅儿。可以告诉大伙,不久后董家正在集结数十万大军,不出半月即可杀回长安、三辅报仇雪恨。”
    “善!”
    回到自己账中休息,童远将信息汇总,谋划后续安排。
    东汉兵马建制成熟,以五人一伍,两伍一什,五什一队,两队一屯,五屯一曲。一曲的军候统辖五百兵马,屯长则率领一百军卒。这两层类似于后世的营连级单位,也是这个时代军队的中坚力量。
    从一屯兵马开始,刚好能让他适应适应,就算有太多谜团和可怕的追兵,但他大概知晓后面的进展,倒也有些办法。
    第二天,一开始他们还在大汉的土地上前行。
    此时黄土高原还不是后世的景象,树木和农田装饰着翠绿美丽的大地,途中还有几间农庄,偶尔会遇到赶路的商人或是农夫。没想到离长安、三辅等地越远,环境更好,与童远后世对陕西山西沟沟壑壑的认知完全相反。
    车队所走的道路也比较平整,秦直道与汉直道连通关中与河套。这条道路由于时常使用,并没有随着南胡人南下而荒废,反而成为当时长安——河套——阴山商路的组成部分,也就是汉与匈奴等各部之间重要商路。
    拜这条道路所赐,车队一行迅速深入北方。不远处可以看见阴森森的山丘直直的伸向天际,有些山丘上还有看来十分险要的古堡遗迹。这些其实大多是西汉对抗匈奴之时修建,现在却已经残破不堪。
    一路上童远虽然乘坐在马车,但也没少花时间与四屯士卒谈心交流。
    屯长胡琅儿,几位队率都是董卓军旧部,手下士卒大多痛恨王允、吕布等人诡诈的嘴脸,对把持朝政的士族毫无好感。
    尤其是胡琅儿本是西凉归顺的匈奴头领后人,但因地方官吏百般欺压,导致还手过重竟然致死,所以逼不得已流亡各地,最后被临洮董家所救收为护院,一步步靠武勇胆略,成为军中屯长。
    夜幕下,为了增进彼此的了解,他没有去大帐和主要军吏一同享用羊肉,而是与十余兵卒围坐在火堆旁,席地而坐吃胡饼喝羊汤
    一名汉人什长问道:“童少君可吃得惯这胡饼?”
    他笑了笑,刚要回答,就听到有人大声呼喊!
    “不好了!有一队兵马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