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三章 长城关隘之战

    “什么!有人不见了!”
    各部兵马听到消息立刻紧张起来,此时又是黑夜,如果有人突袭,恐怕形势危险。幸好,屯长、队率都很有经验,保持镇静,严令兵马不得随意走动,控制住了最初的混乱。
    过了片刻,李震带着车队几位领头和张丁,巡查情况后出现在营地中央。他沉稳地喊道:“勿慌!经查珠宝少了半车,估计那一队劫财私自逃跑。”
    “听我号令,第一、四屯和五十扈从原地留守,第三屯及五十扈从随我追击,其余人马由张丁统领,半个时辰后,护送车队向北出发。”
    “喏!”
    众人异口同声。李震的迅速安排和毫无动摇的吼声瞬间让军心安稳下来。众人纷纷登车上马,依照命令执行。
    童远皱了皱眉,察觉此事并不简单,他赶紧问了问各屯的情况。
    胡琅儿介绍道:“一屯、二屯都是郡县兵,里面的屯长、队率倒是原牛辅将军部队里面的老兵。三屯有一定实力,一半是上郡、西河等地强健流民组成,一半是强贼组成的雇佣军。”
    “而四屯、五屯才是全曲精锐,四屯汉胡各半,都是百战之兵。五屯汉人居多,是跟随李震的老兵,装备最佳。”
    童远说道:“这样啊,各方面来看,我部必须跟随车队同行。你们准备出发,我先去找渭阳君商议一下。”
    “喏。”
    他心中急切,通报后进入董白帐中,只见董白换上了精致铠甲,似乎做好了战斗准备。
    董白见童远有些惊慌,说道:“祖父教导我,军中遇到夜袭,一定要保持冷静,让周围将士们安心。”
    说完竟然专门邀请童远入席而坐。这一坐不要紧,童远只感到腿部隐隐吃痛,注意力被迫从思考转到当下。
    晋代以前中国并无凳子、椅子等可以坐姿伸直腿的家具,不论床、榻、席、地都是跪坐为主。这一下童远腿疼的厉害,自然不会去想其他事情。
    童远介绍了刚才的情况,认为李震的安排虽然很果断,但是跟随车队的力量有所削弱,而他所在的战力强悍的第四屯竟然被安排留守原地。
    他分析道:“我认为李震的安排并不妥当,现在我暂时没有权利直接约束于他,特别是一旦前路出现强贼,看上车队的大批粮食、财物,恐怕会有危险。君女可否发令,让一屯、二屯留守,第四屯、第五屯为主带领车队前进?”
    董白还没说话,董威竟然凭空出现一般地坐在童远身边,他的眼神透露出十足的杀气。
    嘶,好凌厉的感觉,如果打个比喻的话,李震的感觉是一只讨好主人的猎犬,而这个董威就是一匹恶狼,冰天雪地之中闪出俊秀的皮毛,配上墨绿色渗人的目光。
    董威问道:“你的意思是,白妹一行会有危险吗?”
    童远摇了摇头,回道:“是否有追兵,我还不能确定。但作为渭阳君的帮手,我会尽力做好预案,应对可能出现的危险。”
    董威点了点头,与董白低声商议了一会,同意了童远的计划。
    不久,一屯、二屯的人马留守原地,童远领第四屯跟在后,张丁领第五屯在前,扈从跟随车队即刻出发。
    等到第二天拂晓时分,车队已经行了不下五十里,两侧翠绿陡峭的山岭上绵延着气吞山河的坚实墙壁,来自后世的童远对此画面并不陌生,这是长城。
    这一段长城其实是自战国之时魏国修建的,到西汉时期还在用于防备匈奴,但到东汉末年已经年久失修,却仍不减当年的气势恢宏。长城自高耸的天际直通到众人面前,一座不大但厚实的关隘横亘在道路中央,上面守着十名车队的扈从。
    童远急切安排道:“此地至关重要,最好多准备人手和烽火,少量敌兵来袭可以点一道狼烟,敌人众多力不能敌燃两道,情况万分危急立刻放起三股狼烟。”
    “喏。”
    车队一行通过关卡五里之后,马匹全都疲惫不堪,只好停下休整一个时辰。突然前方喊杀声起,众人惊愕不已。
    五屯一骑从前面奔回高声喊道“敌袭,敌人约有五六十蒙面人,张丁正率第五屯正与敌人接战,需要支援。”
    董白孤身一身从车中出来,朗声号令道:“派三十人支援,车队注意防卫,戒备前方动静。”
    “快快支援!”一名扈从领队带了三十骑兵跟随来骑立刻出发。
    童远冷静地略思考了一刻,突然瞳孔一缩。
    他立刻走近董白,不顾身份靠近低声说道:“情况有变,恐怕张丁已经被害,敌人是要分散我方兵力逐一歼灭。”
    “啊,这……何人害了张丁?”董白很明显没有想到这一点。
    童远贴近讲了几句,然后说道:“事态紧急,可否由我带领精锐扈从,第四屯加以配合,现在只需如此如此……”
    “甚好,终于可以用祖父给我的兵器了。”董白抓不住重点开心地说道。
    这时,董威从董白身后显现,递给董白她的武器。童远仔细一看,不由得惊叹道这不就是流星锤吗?只见那样兵器前端是一个散发着金属光泽的铁球,大小竟然与后世的足球相当,上面还带有骇人的金属尖刺。一条铁链连接着拿在她手中的木柄,木柄和铁链的长度都超过半米,一锤下去除非躲避,否则即使一身重甲也会被砸的吐血身亡。
    半个时辰之后,李震带领第三屯到达关隘。守卫关隘的扈从急忙迎接,叙述前方遭敌情况。李震等人迅速入关,他的几名亲兵以常人难以察觉的动作,靠近了几名守在此处的扈从,第三队的队率也把守住关键的门口。
    一名扈从见跟着李震他们出去的近百人不见踪影,不由问道:“唉,老柯他们人呢?”
    李震嘴角漏出诡异的笑容:“你马上就能见到他们了!”说完一刀刺向扈从的腹部。
    周围一众亲信喊道:“快动手!”
    “杀!”
    顷刻间数百人的喊杀声响彻整个关隘。
    ……
    另外一边,山林之中近百装备精良,衣甲沾满鲜血的军卒正翘首期待着什么。
    “报!长城关隘传来喊杀声。”
    一名军吏模样的头目笑了笑,说道:“军候那边得手了,众人随我一起上,跟着军候升官发财,几十车金银随便拿!砍人头最多者可以率先享用董白,啊,呸,军候之后的第一个!”
    “嗷嗷嗷嗷!”
    这一队凶猛如兽的兵马不到一刻时间就冲到车队之中,车夫、扈从吓得一哄而散。狂暴的兵卒翻箱倒车,搜寻钱财宝物,然而他们没有注意到,这些车队之中的马匹大多已经不在。
    “啊,这个怎么是空的,这个也是!?”第一个倒霉蛋纳闷的说道。
    “你运气不好呗,我冲向第一辆车里面都是金子,哈哈哈!”
    “给我给我,凭什么你一个流民能拿金子,你的刀法还是跟我学的呢。”
    “干什么!还我金子……啊,你打人,我打死你!”
    最开始发话的军吏吼道:“吵什么吵!砍人头才算军功,金子谁都有份。还不快点追杀!”
    抢不到金子的那个兵卒心想,我才看不上董白,还没隔壁村里的王大婶黑壮好生娃呢,等我抢了金子就回去找她。
    嗖的一声,这人无声倒地,只能来生再和他隔壁村的王大婶幽会了。
    “有埋伏!”
    “跪地不杀!”第一轮上百箭雨下去就放倒了二十余人,十几个胆肥的也被第二轮齐射扎成了刺猬,其余哪里还有抵抗之力。
    “这第五屯李震的狗装备那么好,怎么成了这个样子?”
    埋伏在车队周围林子里的正是第四屯官兵和五十名董家扈从,他们听从童远的安排早已准备多时,原以为装备精良的第五屯会十分难啃,结果却这么轻松。
    “这个是空的……啊,这个也是…….我的宝贝呢?”一名跪爬在地上的五屯军卒不顾危险,在一辆辆空车中找来找去,就是没有金银财宝。
    “嘿呦,这不是李墩子吗。我来告诉你吧,除了前面五辆车,其余的好东西都在我们着呢,哈哈哈哈!”一名第四屯队率高声大笑的同时把扎甲一撩,全是金子和首饰。
    肚子中箭的五屯屯长早已有气无力,他痛苦地警告道:“李军候会杀光你们的,你们跑不了的。”
    胡琅儿朗声说道:“告诉你们吧,李震也完蛋了!”
    长城关隘之内,李震手捂着出血的肚子,软绵无力的躺在地上看着面前正在微笑的青年。一名扈从快步步入关卡喊道:“已经全歼第五屯!”
    两炷香前,当李震一刀刺向“毫无防备”的扈从肚子时,不仅没有刺穿扎甲和藏在腹部的铁甲夹层,反而被那扈从一刀砍伤了腿,之后乱斗中又被一枪刺穿腹部,虽然现在没死但也只能支持不了多少时间了。
    其他跟着李震的人,瞬间被埋伏好的一百五十董家扈从团团包围,反抗者全部被杀,其余人跪地投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