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四章 李肃来也

    李震觉得自己计划天衣无缝,疑惑地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这个问题吧,童远总不能说是看西游记里面最常见的套路就是这招吧,老妖把孙猴子引走,来几个小妖吸引八戒,然后再来几个牵制沙僧,最后唐僧连人带马直接牵走……
    他目视前方,说道:“其实吧,你一开始就想把我所在的第四屯调开,这当然引起了我的警觉。此外,你亲自去追能够被金钱收买的第三屯,让自己最信赖的第五屯带领车队。这个时候我还只是认为你的安排很不妥当。”
    “但是,张丁的数十亲信及第五屯百人装备最为精良,他们在遇到五十多山贼的袭击下,竟然要求立刻支援,这实在不合理。”
    “当然,你们不能谎称有上百人拦截,因为那样车队可能会退回长城关隘据守,这样你们的损失就大了。此事最终落实了我的判断——你依靠第五屯杀人劫财,特别是如果被你夺下关隘,两面夹击,我等就是死路一条。”
    李震叹了口气。说道:“厉害,不过我劝你截了财物,赶快跑吧,因为祋祤县那里早有人走露了消息,追兵必至,董白跑不掉的!”
    “可恶”
    一名扈从一脚踩在李震的伤口上,再一刀解决了他。
    忽然间一枚危险的铁刺流星锤,擦着童远头皮飞过。
    “童远我要杀了你!”
    一位身着蓝紫色盔甲的贵气少女呼啸而来,不用说自然是董白。
    “你这个坏蛋,说什么待在关隘和车队中间,两边的敌人都可以打得到!结果我跑到车队那边已经结束,跑到关隘这边也结束了,你这个骗子!我要打,我要拿祖父给我的锤子锤你!你还敢跑,我打死你......”
    没有想到如此紧迫的一天,就在董白、童远追跑打闹中安然度过了。然而,追兵必然到来,明天又该如何度过呢?恐怕兵力严重损耗的车队前路会更加艰难。
    ……
    当晚,初夏的夜晚舒适宜人,但逃亡的时候露营在荒郊野岭总是让人无法安稳入睡。
    “唉,你说我们驻扎在家乡旁边多好啊,结果非要跟朝廷作对,这掉脑袋的买卖多可怕呀。”
    “小声点,别让那些人听见了。”
    另一名军卒左右看了一圈又继续说道:“咱们两屯多是本地人,不如裹挟什长、伍长,杀了那伙人,然后回家。”
    “啊,我可不敢啊,说实话他们都是董家的老兵,我一对一都不敢正眼看,哪敢跟他们打。”
    这群兵马正是前一天原地留守的两屯郡县兵和五十董家扈从。
    营地另一边,屯长等十人正围坐在一起。
    一名满脸疲惫的扈从,一本正经地说道:“君女有令,让咱们五十人今晚休整之后就追上车队,这两屯让他们自行回家便可。只需明早赏赐些金银,告诉他们有大队羌人已经与车队汇合即可。”
    “这样也好,如果有追兵听到汉境之外有大队羌人就不敢追击了......”
    话音未落这名队帅就满脸煞白,因为他听到大地正在颤动,这种颤动并不是地龙翻身,而是这些西凉老兵最熟悉的声音。
    “骑兵来袭!快快结阵!”
    犹如在宁静的湖面投下巨石,骚动迅速扩散开来,不少人背上包裹乱跑,还有人扯开喉咙放声大喊。不用多想就知道,黑夜之中有大队骑兵靠近,肯定是朝廷的追兵!
    突然之间,第一匹骑兵出现,紧接着是密集的马蹄声向着营地两侧冲去。
    为首的是重甲骑兵,全身穿着黑色铠甲,甲片在营地火光的辉映下风采奕奕。突然之间众多黑甲骑兵一声暴喝:“吕布来也,还不快快受死!”
    众人一听吕布来袭,顿时面面相觑,即使是最有经验的几位队帅、扈从也霎时间脸色发白。那两屯郡县兵一哄而散,本来就是祋祤本地郡县兵的他们,不论是董卓还是王允都距离他们太远。他们被迫远离家乡,因为董家扈从和军吏老兵的弹压,才能坚持到现在,此时不跑难道等着送死。
    但是可怕的骑兵并不会因为他们身份的区别有任何犹豫,众多骑兵呼啸冲击,不少骑兵口中高呼着“吕布,吕布!”。
    很快冲在最前列的骑兵撞飞了一个背对着他的人,冲锋中的骑兵都没有使用手中的直刃马刀,只是靠着高速奔驰的坐骑碾过,接着是第二个、第三个。
    出现在这里的正是威名赫赫的并州狼骑。背对着敌人的步卒们根本没有时间来得及为自己的生命悲哀,就被一边倒的屠杀。少量反应快的步卒乘着夜色向林中小路、山脊沟壑乱窜,然而等待他们的是一支支从后背穿入的箭矢。
    并州狼骑分为重装和轻装,重装骑手披甲,手持长枪或直背刀正面进攻。轻骑兵数量更多,且有不少归化的南匈奴骑兵,尤其以骑马飞射闻名,最善于侧翼骚扰和追击逃敌。
    当然还有少数几十人在屯长、队率等人的带领下聚成一团,依靠手中的弓箭和盾矛抗击敌人。他们的努力避免了被一波冲击全带走的悲惨命运,但是在追击者大队步兵也已到达的情况下,失去了任何胜利的可能。
    最后被围困的十余人都是董卓军中身经百战的老兵,但也弓箭用尽、各自带伤。为首的一名扈从看到敌军骑兵之中一人骑着烈红色战马,打扮尤为出众,大声吆喝道“吾乃九原虓虎吕布,尔等快快受死!”
    被围困的几人迅速用眼神交流了一下,突然间,三个领头的朝那吕布冲了过去!
    持盾牌的护卫在外,持矛的两人急速突击。骑烈红色马匹之上那人,手持方天画戟,身高八尺有余,面对董家精锐的最后袭击突然急拉缰绳,马头高高扬起。冲击中的三人一看时机刚好,两名扈从从两侧夹击,一名屯长全力举矛刺向马匹。
    刹那间,一名人穿鱼鳞甲,马也披甲的将领,从敌阵中冲出,一刀将中间屯长劈倒,坐下战马将一接近一侧的扈从撞得飞了出去,吓得最后一人顿时呆住不敢上前。
    只见那人暴喝道:“吾乃中郎将李肃,全部拿下!”
    顿时,李肃手下步卒一拥而上将余下几人全部按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