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七章 桥山黄帝陵

    战后清点,俘虏三十一人,其余都被击杀,缴获马匹五十余匹,刀枪剑戟数十只。董家伤亡不大,共十一死,四十三伤,因为盔甲装备精良,所以多数人只是轻伤,重伤和战死较少。
    无论童远解释多少遍那人是冒充的,董白都追着问斩杀吕布的事情,毕竟是杀掉自己祖父和家族的仇人,董白是多么期望他惨死,但也希望他还活着,能让她亲手报仇。
    不多时,一个略显富态的中年胖子被带到董白、童远身边。“爷爷、奶奶饶命啊!”被四十多岁的大叔这样称呼,涉世未深的童远、董白都有些不好意思。
    童远无奈地说道:“你只要说出你知道的一切,就饶你不死。”
    这人介绍,他们是长安以北的祋祤县大族,为了投靠王允而专门盯着县内西凉军的情况,所以之前就发现了李震秘密练习车队的事情,立刻向上汇报。而那冒充的吕布是他的侄子,这一招在对付第一、二屯的时候非常管用。
    不过,李肃并没有把在长城关隘发现李震首级的事情告诉他,反而自己休整,让他和那假吕布来追杀。
    这一点童远就想不通为什么,考虑这批追兵残害了之前留守关隘的士卒,所以车队一行杀了全部三十一名俘虏,以告慰战死的同伴们。
    不过最令童远惊讶的是,追击者竟然是李肃。童远回忆起后世的《三国演义》,书中李肃其人智勇双全。他机智说服吕布等行动颇为出彩,还曾协助华雄,战败了十八路诸侯中最敢战江东猛虎孙坚。只是不知为何,在游戏中数值不佳。
    然而童远不知道的是,历史中的李肃官位更高。李肃与牛辅、董越、徐荣同为中郎将级别,高于几年后叱咤风云的李傕、郭汜等人的校尉。
    在董卓时期,军制官位还十分严格,西凉军能做到中郎将已经是顶天的大官了。不过,李肃和吕布同为出身并州五原郡九原县,按今天算是内蒙古包头人。他不是西凉董卓的嫡系,而遭受排挤,最终选择和吕布一同政变击杀董卓,也是有迹可循。
    这将是童远第一次面对历史上留名的敌人,还是武力出众、颇具谋略的李肃。虽然李肃率军不多,只有五百骑兵和一千步兵,但奉天子之诏,气势极盛,童远可没有任何信心能阴掉他。
    不过,董白听后却跃跃欲试,声道:“李肃,乃戕害祖父的主谋之一,定当生擒活剥之!”
    想到这里,童远就不住头痛。明明董白可以逃得更远些,却偏偏回来厮杀,现在又要这样。还有那个董威,杀气那么强,打仗的时候一直见不到人。
    童远眼睛转了一圈,说道:“今夜我军已经疲惫,最好渡过河流休息,多多准备火种,有追兵到了放,山火阻拦。然后快些离开,敌人人马众多,日后还要把王允、吕布一一干掉,不用现在就与李肃拼命。”
    董白听了,也只好同意,还说童远坏点子多,放山火这种招数都想得出来。
    童远挠了挠头,这还不是《三国演义》教的,那个最聪明的就爱用这招。然而童远不知道的是,小说与现实往往有很大差距。
    车队过河之后,寻找一处靠山风小的地方,并在南边道路方向上准备好火种和人员进行警戒。认为一切妥当之后,车队休息补充体力。
    经过多日的逃亡,近两天的厮杀,疲惫不堪的众人倒头酣睡如泥,不曾想危险正悄然而至。
    才过了半个时辰,岗哨也已经放松警惕,认为这辛苦的一夜会这样安稳过去,谁曾想河对岸突然传来了阵阵马匹嘶鸣的声音。
    睡在营帐内的童远也听到了哨兵示警的声音,虽然他的身体一万个不愿意起来,但内心最深处一发狠,死死扣了自己大腿,霎时间冲了出去检查情况。
    只见众人一团慌乱,虽然大多已经醒来,但是并无斗志,组织涣散。哨兵赶紧跑过来说道:“对岸来了一百骑兵,全部是重甲骑,目前正在尝试修复桥梁过河。”
    “辛苦了,你们不要与他们交手,得等到他们修理桥梁到一半的时候,把火种点燃,阻碍敌军追击即可。”
    这些重甲骑装备精良,即使埋伏也没有什么把握。放火烧山之后,迫使敌人绕路,但他们披甲过重,渡河必须依赖木质桥梁,所以能够甩得掉。
    于是,除了二十名哨兵之外,其余众人纷纷整理行囊,立刻出发。两柱香的时间之后,哨兵点起火种,车队的正南、东南、西南方向燃起大片火海,任何敌人无法在一天之内穿过这片区域追击。此时风向也是北风或东风,火势不会追逐车队带来危险。
    约莫半个时辰之后,车队东侧的山丘之上竟然是一座幽密的建筑,四周弥漫着沉重的气氛,月光照在岩石灰暗的平面上,众人看不清那里建筑的轮廓,只是有许多雄伟的柏树笔直地侍卫着那。
    原先一直沿着陡坡有一条清溪流下,直入河谷,而此刻只剩下涓涓细流在褐色的河床上流动,在附近有一条破碎断折的小径,曲曲折折的沿着古代道路的遗迹蜿蜒前进。这里曾经有个伟大的国度,是华夏文明重要的故乡之一。
    在西汉的时候,这里并非是黑漆漆的死域,而是充满了光明和美丽的圣地,甚至到了后世,这里的故事还在渊源流传。
    一名第三屯来自上郡的士兵十分崇敬的说道:“这里是桥陵,是圣人轩辕黄帝的陵寝。”但接下来却满怀悲伤地说道:“这里和我的家乡在武皇帝的时候还非常繁荣,现在已经荒无人烟了。”
    后世位于桥山的黄帝陵,历史上就称为“桥陵”。汉高祖刘邦当年颁诏于天下——“吾甚重祠而敬祭。今上帝之祭及山川诸神当祀者,各以其时礼祠之如故”,在桥山西麓建起“轩辕庙”。
    之后汉武帝亲自祭祀黄帝陵,《史记》记载,“其来年冬,上议曰:‘古者先振兵泽旅,然后封禅。’乃遂北巡朔方,勒兵十余万,还祭黄帝冢桥山,释兵须如。”汉武帝领军专程改道桥山,筑台祈山,祭奠黄帝陵寝。
    然而东汉末年,边关五郡渐渐沦丧,朝廷的并州刺史、度辽将军先后被叛乱杀害,各地郡守自保尚力不能及,更不用说保护百姓了。中华第一陵——黄帝陵也就此实际沦丧国土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