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八章 最后的希望

    后世的王夫之在读《后汉书-郡国志》的时候,说了一句名言“国恒以弱灭,而汉独以强亡。”但实际上,这个“强”是建立在国土逐步沦丧,大量汉民流离失所、被人宰割的基础之上。
    即使是以后的曹操屡次击败南匈奴、乌桓、羌人,但一直没有机会和实力收复这片土地。直到又过了几百年,这片土地才终于重新回到中原王朝的实际统辖之下。
    “北疆会再次繁荣的!”
    童远非常坚定,不知道是因为他来自后世,知晓这里是著名景点,还是他触景生情,总之他在此立誓。
    正在这时,西北方向马蹄声大作,听声音比假吕布追击之时还要猛烈。不到半刻之内,车队前部和中部突然遭到一阵箭雨袭击,由于车队处于一字长蛇的行进状态,立刻就被截断,只能各自为战。
    童远所在的车队中部,遭到百名轻骑兵的袭击,这些骑兵技艺高超,他们营造出的气势远远超过百骑。因为一般的骑兵不会轻易在黑夜中全速冲击,更不敢快速冲向遍布障碍的车队。然而他们在黑夜高速冲击下,还能随时注意路障,即使遇到问题,也能瞬间不怎么减速就做到转向。
    这样的能力不是马匪、护院之流能有的,他们当然是李肃所部的并州狼骑。刚刚一百重甲骑兵出现在对岸,就是为了惊扰车队,让董军不得休息且一字排开,便于分散消灭。
    袭击中间的这一百骑兵并不直接杀入车队,而是专门截断车队中间和前方的联系。他们也不担心董军逃跑,毕竟,逃跑的后路已经被漫山火海阻隔,自己造的孽,自食恶果了吧。
    胡琅儿立刻组织起四五十人部署成简易圆阵,将董白马车、童远护在中心,胡琅儿等三四人居中调度。熟悉游戏的童远对起样式并不陌生,空心方阵,外围一圈士兵,内部空心,安排指挥官居中。
    骑兵从一个侧突击,冲击力只会作用于一个方向的人,并不会击垮整个方阵,而敌人进入阵中却会被三方围杀。这一阵型在拿破仑时代有口皆碑,甚至拿破仑本人在埃及还搞了千人以上的大空心方阵完虐中世纪最强之一的马穆鲁克骑兵。
    现在胡琅儿这样布阵纯属巧合,也根本没有火枪刺刀等制式装备,只是凭着己方人人身穿重甲,手持盾矛、硬弓,暂时形成对峙局面而已。对方的近百骑兵也毫不冲动,原地戒备,静候围杀前队的同伴归来。
    还没过一刻时间,前方的厮杀、哀嚎渐渐平息,而车队后方的几十人手只有七八人加入方阵,其余已经各自逃散。董白、董威都还在车内不出,那两人不是很厉害吗,关键时刻却……
    不一会敌人又从前方过来五十骑兵,一同对着方阵指指点点,一番高谈阔之后竟然有人下马休息,好像游览之后瞌睡一般。
    阵内众人当然不会傻傻的以为敌人松懈而贸然出击。不过坚持了一段时间也大多手心冒汗,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这滋味太难熬了。
    不多时,有两人坚持不住,转身出阵逃跑。等待他们的是胡琅儿的利箭,先后刺穿两人。这个时候不射杀逃兵,恐怕全军马上就会作鸟兽散,最后谁也活不成。
    不一会,敌人又来五十骑兵,董军这边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刻之后,又来五十……阵内压力剧增,不时有人偷偷抽泣,已经没有任何战胜的可能了。
    “董白,快投降吧,相信李叔叔。”一个沉稳有力的男子声音从对面传来。
    啪的一声,董白从车内站出,高声骂道:“李肃狗贼,我恨不得生啖汝肉!”
    “哎呀呀,才几月不见,小丫头长得越发俊俏了。李叔我到现在还对两年前你受封渭阳君的时候记忆犹新。”
    “当时在长安、三辅及邻近所有的中郎将、刺史都到郿坞,为你接风洗尘、夹道祝贺。你那时才十四岁,真是荣耀啊、气派啊!”
    董白怒骂道:“狗贼,祖父待你不薄,你竟这般无耻!”
    李肃笑道:“哈哈哈哈,你可知晓,董贼死的时候什么样子?那老贼胖的不行,摔在地上还喊‘吾儿奉先何在’。真笑死人也!”
    哈哈哈,李肃兵马一同大笑,仅仅十天之前他们还是董卓的兵呢。
    “可恶啊,祖父啊,我一定要报仇!”董白已经快控制不住情绪,手中流星锤快速挥成一圈,随时会冲上去搏命。
    李肃继续道:“你知道郿坞被攻陷用了多久吗?还没开打,光听到皇甫嵩、吕布和本大爷的名字,董旻的人头就被城里的人扔下来了!”
    哈哈哈哈,敌人们的笑声更加肆无忌惮。
    “可恶啊!白,白......”董白已经在失控的边缘了,手中的流星锤越转越快。
    “董白啊,李叔叔人很好的,一定会报答你祖父,好好给你舒服舒服的,不会让你那么快就去见他。你就尽管放开喉咙叫个够吧,李叔叔都会记住的!”
    哈哈哈哈!这次敌人们的笑声十分邪恶淫荡。
    来自现代的童远根本不能忍,眼看董白就要带人冲上去送死,只有这一招了!
    “吼!”
    一声大喝扫破邪气,童远内心浮现一股力量,顿时站出一步,狠声说道:“尔等不过插标卖首之辈,竟然浑不知死。”
    董白、胡琅儿等车队众人立刻为之一振,没错,这个人真的有办法,前面他都可以,这次也是。
    只见童远长袖一挥,衣衫猎猎作响,手中拿出一物,朝空中举起,这是最后的奥义了!
    只见他手持三柱高香,口中念念有词:“轩辕黄帝,快快显灵,天降系统助我一臂之力。”
    然而毫无反应......
    童远心中早已不似外表那样潇洒,“谁把我搞到这来的,坑人啊”
    他继续念道:“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系统系统快快显灵。”
    依然没有任何反应,莫不是要把元始天尊、通天教主、女娲娘娘还有那接引、准提全拜一遍。
    谁来救救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