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九章 一个人追击

    随着童远使出这样一招,敌我双方全都鸦雀无声。
    “嗙”的一声,董白的流星锤掉在地上,眼神呆滞地盯着童远,刚才的怒气已经荡然无存。围成一圈方阵的士卒们也忍不住回头,眼神里满是惊愕与佩服。
    “哈哈哈!”敌人笑声四起。
    “你还是求我吧,喊我一声爷爷,我就给你活路。”
    “李将军神威盖世,敌人吓得摇尾乞怜。”
    “不要说太上老君,就是盘古、鸿钧也救不了你。”
    每天给董卓上香,这袖里三柱高香倒是阻止了董白送死,但别无其他用处。自己到底因为什么穿越而来呢?没系统,没个神仙,连牛头马面都没露个脸给个说法。想想也是见到了董白、李肃两个历史留名的人物,不知道结束后会不会回去……
    “杀!”
    突然敌人背后传来喊杀声,李肃等人立刻带人撤退。
    方阵内的众人当然不敢乱动,一来是他们人马太少,才四五十余人,谁也不愿去以卵击石。第二是以防敌人计策,假装遭遇袭击,诱使我方追击,消灭最后一点抵抗力量。
    一时之间,只听到弩箭声不绝于耳,各种惨叫声接连不断。李肃所部本来只有五百骑兵,最先分出一百,又有一百重骑兵无法绕过监视渡河追击,经过刚刚的厮杀,最多三百人左右。
    黑暗之中,发动突袭的一方直接抵近到五十步的距离,弩箭齐射撂倒一大片。
    弩,特别是擘张弩,与弓不同,在穿甲、精度和便于训练方面占有优势,但由于成本高、装填慢和抛射杀伤力很弱的原因,在射程和平原大规模作战上远不如弓。
    但是,弩箭直射在五十步的距离内连鱼鳞甲都难以防御,所以在丘陵,山地,小规模作战方面,弩往往是大杀器。
    “撤,快撤!”
    擘张弩射击之后又是各类步兵近战,李肃兵马支持不住,轻骑兵不善于防御,遇到紧急情况后撤和重整非常必要。毕竟对手步兵不少,自己还有一千步兵没有跟上,待到全军集结,再追上杀光也不迟。
    “系统发威啦?怎么就没有系统叮的一声呢?”敌人开始撤退,童远等人顿时如释重负。
    董白朝车队中一匹最优秀的战马跑去,嘴里喊道:“跟我追,我要为祖父报仇!”
    童远制止道:“不可,敌人骑兵众多,以后还有机会,这次全靠轩辕黄帝显灵,额……”
    他脑后一痛,顿时晕了过去。
    “真是个白痴。”
    董威一击敲晕童远,对董白、胡琅儿说道:“我的力道,没有任何偏差,他会睡上三个时辰。你们放心留守,我一个人就能斩杀李肃,为父亲,叔公众人复仇!”说完就上马追去。
    此时,李肃正率百余骑兵逃窜,追击的步兵似乎也只有两百多人。
    其实马匹爬山能力一点都不比人要差,特别是北方山地的植被并不像南方那样密不透风,马匹甚至可以在长城地带等坡度较大的地区自由上下。所以即使是山地,短时间内步兵追骑兵也比较困难。
    但是黑夜之中,敌人逃跑慌不择路,不时有人走入山谷死路,悬崖绝地,被步兵追上消灭。尤其是董威,他骑术精湛,如草原狼追逐猎物,不紧不慢,待到猎物在恐惧中露出破绽,再伤其腿,进一步让猎物体力流失,直到毫无抵抗之力之时,再一举击杀。
    陆续又有五十余人逐步掉队,被追兵歼灭,而李肃带着五六十骑已经逃到大路上,正常情况下,今晚步兵已经无法追上这伙人马。
    他们刚刚放松下来,就看到黑暗之中,隐隐有一黑甲骑手快速跟随,他手持一只步兵使用的单手斧,头盔的缝隙处透漏着骇人的煞气。
    一名骑兵惊慌的喊到:“有人追击!”
    这一队并州狼骑还不能和日后吕布麾下的那支身经百战的精锐相提并论,顺风仗凶悍诡谲,一旦遇到挫折,军纪差和组织度低的问题就凸显出来。
    “呃……别胆怯,对手只有一个人而已!”李肃不愧是智勇双全,很快出声鼓舞众人,特别是看到对方只有一人,便下决心消灭他。
    他命令道:“他敢一个人追上来,肯定不好对付,不能一个一个上,孙鲲,赵蛟,你们两个试试他,如果不好对付别硬拼,我会再增添人手。”
    “诺!”孙鲲,赵蛟减速,调转马匹迎战。
    “哇!”“啊!”
    刚一交手,两人就都被董威斩杀。
    “可恶啊,都没看清怎么回事。这回五个人上。”
    顿时五名骑兵调转马头,分别持枪,戟,槊,刀,弓。这五样兵器配合杀来,就是三头六臂也难以应付,更何况对手只拿了一把步兵战斧。
    首先一骑拿马槊全力刺来,这个时代没有高桥马鞍,在马上做复杂的闪避动作,十分困难。
    然而就在马槊刺来之际,董威双腿加紧马腹,身子向另一侧大幅倾斜,由于马匹加速和自身闪避,避开了威力十足、稍微笨重的马槊。
    董威刚刚起身,弓弦声响起,由于骑射手距离不足五十步,又是双方对冲,董威根本不可能来得及躲闪。情急之下,董威只好把身子缩起来。
    “铛”的一声,弓矢被身上盔甲挡开。原来他本就身穿黑色鱼鳞甲,四层甲片可以抵挡五十步以外复合弓直射,这次又将身体压低,甲片叠加到六层以上,将箭只挡住。不过黑夜里万分凶险,不便闪避箭矢,只好硬扛。
    突然,枪和戟分别从两边杀来!如果向枪的反方向躲避,就会被戟勾落马下。如果只迎战枪或戟,另一侧就会杀伤董威后背或者战马。
    战场上两侧同时遇敌,一直都是非常凶险的情况,更何况在高速的战马之上。
    只见董威驾马朝持枪者冲去,持枪的骑兵害怕战马相撞,紧急转向。稍微一分神,董威闪过枪头,一把抓住枪杆,右手一斧劈断那人手臂。他抢过枪来,反手向后一刺,正把另一侧持戟的刺下马来。
    他主动朝持枪的冲去,持戟的骑兵自然会慢于先动的董威,情急之下赶紧转向靠近董威,眼看自己的戟就要触到董威之时,就被更长的枪刺于马下。
    前面还有两人,一人手持马刀,另一人继续搭弓射箭。不足二十步的距离,董威将战斧扔出,把骑射手打下马去。
    董威持枪与持马刀的对手单挑对决,董威枪上不用力,遥往对手身上刺去,对手马刀较短,只能格挡或者闪避,然而当他身子刚一闪,董威手臂发力,马匹加速,全力向前冲开那人格挡,一枪了结了他。再一枪将刚才被飞斧的斧柄打下马的射手杀死。
    这场战斗无比危险,然而全部都是一合击杀,并且只是在马匹冲过五十步距离的短短十息之内完成。虽然还有一名持马槊的骑兵在背后,但他已经被董威的威势吓坏,哪里还敢靠近搏斗。
    李肃看到刚才的战斗之后,额头冒出丝丝冷汗,他自认为武艺不俗,但也看得出来绝不是此人的对手。没有办法了,保命第一。
    他大声吼道:“弟兄们,一起上,他再厉害也敌不过五十人,杀啊!”
    但是自己和五名亲卫并不上,只是不住煽动手下五十名骑兵迎战董威。
    董威毫无畏惧,举枪直冲向五十敌人轻骑兵,一时之间喊杀声充斥整个战场,董威手中长枪如同蛟龙入海,变幻莫测,神化无穷,所到之处波开浪裂。
    这五十骑兵也将各自手段施展开来,拼命将手中兵器往董威身上招待。绕是这些并州狼骑放在军中也都是百战精锐,竟然无一人能够伤得到董威,反而接连被击落十余人,纵然未死,也被上百马蹄踏成烂肉。
    一轮厮杀过后,董威一身黑甲竟没有粘上什么血污,但对面骑兵已经少了十余人,剩下的仍然不怕死的开始了第二轮冲杀。
    “面对拿着枪的我,你们怎么上都是死!”
    从敌人手中夺过的这只长枪是全金属的,轻易不会出现被击断的情况,董威自身各类兵器都练得不错,但唯有这长枪得高人传授技巧,已经达到登峰造极的境界。
    第二轮厮杀没有任何悬念,打落马下的,俱被踩死;长枪入体的,一命呜呼;强撑下来的,肝胆俱裂。顿时,敌人又少了十人,剩下的全都各自逃命去了。
    乘着这五十人的两轮搏斗,李肃等五六人已经逃出一段距离,但前方向西向南道路已经被火海阻隔。车队在东和北两个方向放火,今晚又恰巧刮得是东风,李肃等人朝绕过来的西南边跑,却如何跑的过山火的速度?
    不多时李肃等人只能背火一战,“我等无路可退,他一人一马,我们全都放箭,专射他的马。”
    董威当然看到他们拿出背上弓箭的动作,于是翻身下马,贴地曲线前进。因为有火光照耀,在五十步的距离,他可以看得清敌人何时放箭,这五、六只箭或被闪避,或被长枪、鳞甲抵挡。
    冲近到二十步的时候,董威大喝:“只杀李肃一人,不想死的滚开!”
    吼声传入李肃耳中顿时吓得魂不附体,浑浑噩噩之间,手下全都打马逃命去了。李肃只好低头趴在马背上逃跑,试图蒙混过关。
    “贼人哪里跑!”
    追击者将手中长枪掷出,正中李肃坐骑。然而李肃也绝非泛泛之辈,在长枪飞来的时候已然跳马,疾驰中落地踉跄几步抬头一看,那追击之人就站在他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