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章 意料之外的援军

    “啊,这,竟然是你!”
    借着背后的火光,李肃这才看清来人。
    董威先将他的武器踢到一旁,在把跌落在地上的弓拿起。说道:“父亲,我终于可以报仇啦。”
    “别啊,我不认识你父亲啊!你肯定搞错了,这样吧,我可以给你大官做,数不尽的财富,还有美女。”
    “你记住了,我叫董威,我的父亲是中军校尉、侍中董璜。”
    李肃赶紧磕头求饶,“啊,你竟然是……别杀我,都是王允和吕布干的。对了!我可以帮助你杀他们,我很有用的。”
    “将军快跑!”
    嘭的一声,一只利箭瞄准董威头部飞来。一名刚才逃走的李肃护卫其实没有走远,看到董威话多没有立刻动手,就偷偷靠近,暗箭取他性命。
    董威没有回头就瞬间低身闪过这一箭,拉弓射出一箭,穿胸而入射死那人。
    回过头来,李肃已经捡起自己的兵刃,就算武艺不如对手,这种时候肯定也会拼上一拼。他口中说到:“程虎子就是太傻,要是刚才不出声喊,早就把你干掉了。”
    “哈哈哈哈!知道为什么我拿了你的弓箭吗?因为,我早就看到有人在逃跑的时候减速了,除了长枪,弓箭我也十分在手。在战场中保持动态观察,是师傅教给我的技能,所以这种程度的暗算根本没用的。”
    李肃乘着董威刚才的分身,跳起来说道:“哼,你就吹吧。”
    李肃挥刀杀向董威,董威拔出佩剑厮杀。火光之中,两人你来我往斗了接近十个回合,董威一剑将李肃持刀手的手指削下三根。
    “啊啊啊,饶了我吧,我还有用,我可以帮你报仇,真的。”
    李肃强忍住剧痛,也要争取一丝活下来的机会。
    董威说道:“如果我用枪,你连三个回合都支撑不了。”
    说到这里,他抬起头,对着星空坚定说道:“父亲,两位叔父还有大家,董威今天终于可以为你们报仇了,先从这个李肃开始。”
    “啊,不,可恶,呃……”
    ……
    烧焦的味道越发有点呛人,童远在账内醒来,刚刚自己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晕了。记得……唉,对了,是不是系统发威,有援军了。
    童远走出账来,已经是清晨时分。车队的五十余人都在整理车队行李,毕竟人手少了很多,忙起来要不少时间。只见道路一旁庄重地摆放着董卓及其一族的牌位,并且还放着一个血淋淋的脑袋。
    牌位还是之前临时制作的那些,但跪着上百人就完全不一样了。跪着的上百人,他们各个身体壮硕,一看就是力大无穷,颇具武艺之人,可是童远却都没见过。
    略过片刻,黑压压的人全都站了起来,只见为首一人身高约有七尺二,浑身散发着一股惊人的阴寒感觉,但身上却穿着一身道士服,从道服上的破洞看得出里面穿了一身精致明光甲,身上还有些许血迹没有擦拭。
    “不是吧,刚才求太上老君来救助,不会真的来了道家高手救援吧。”童远对眼前的这一幕无法做出解释,但很明显这些人就是刚刚救援车队的那支兵马。
    董白这时从身后走来,说道:“你起来了。我们有了这只人马的支援,一定能够转危为安。”
    “对了,你刚去躺着了,还没介绍。他们是祖父手下的卸岭部,在司隶地区和关东虎狼们交手的时候立有大功。方才就是他们在关键时刻,突袭贼人,我们最终才化险为夷。”
    “末将拜见渭阳君。”为首三人施礼道。
    “刚说过了,不要叫我这个称呼,我不喜欢。对了,这位就是刚才说过的童少君。”
    为首那人朝童远说道:“拜见童少君。末将乃卸岭部军司马张录,字载宜,太原阳邑人也。
    他就是刚刚外裹道袍,里穿盔甲,浑身散发阴气的那人。
    张录继续道:“我们卸岭一派,其一是我们这些继承赤眉军的江湖好汉,另一波以那吕贼为首,练的西楚霸王的门路。”
    童远点了点头,后面两人也靠了过来。
    “军侯黄於,绰号移山罴,西河离石人也。我碰见吕贼,一定要痛打他。”
    这人身高约有八尺七,也就是两米出头,放在后世可是职业篮球运动员的身高,再加上这扎筋身材,估计力量超群。
    “军侯申隆,绰号地里翻,汝南新阳人也。”
    这人身高七尺有三,外貌是扔到人群里就找不到,站在那里毫不起眼的类型,不过看的出来,手脚有力,十分干练。
    张录接着介绍道:“还有一位军侯在打扫战场。本部直属共计三百余人,在各州还有数万儿郎都见甲牌行事。因为本部所擅非寻常技艺,所以编制特殊。”
    童远方才听到卸岭二字就觉得熟悉,这才了解这部兵马原来是专干掘墓倒斗的营生。在后世,就听说董卓派遣吕布等人大肆挖掘陵墓,甚至从汉武帝的茂陵盗取了不少宝物。
    之后,曹操在倒斗领域更为出名,还设置了摸金校尉,发丘中郎将等职位,专门挖掘金银珠宝以充军资。没想到还真的有这么一回事啊。
    童远于是问到:“方才听到劲弩攒射,狠狠地杀伤了敌人。不知你们所部怎么刚好在这里?”
    张录回道:“我等自撤出司隶之后,便将百车宝物尽数运往长安城西仓库。后来郿坞建成,就将宝物大多运了过去,而我们依令就驻扎在桥陵,避人耳目,原计划抢占并州地区一批尚未被挖掘的春秋战国时期大墓。”
    “结果听闻林中有人厮杀,又见火光。初时只是做好战斗准备,未分辨敌友的情况下没有乱动,后听到李肃贼人所部呼喊对董太师辱骂的说语,再听到李肃自己说的内容就更加确定了,于是乘着黑夜,抵近射杀敌人。”
    童远心里暗暗庆幸自己的幸运,如果没有这股兵马自己早已身首异处。但又担心的说到:“虽然消灭了敌人骑兵,但肯定有人走脱,回去报信,更何况不远处还有敌人一百重骑兵和一千步卒。车队为何不出发?”
    张录回答道:“追兵已经离去,又安排了斥候侦查,一旦追兵过来就会燃放狼烟。”
    董白这时说道:“对了,就按昨夜商量过的,由张录安排两位军候所部听从童少君安排,童少君也不要推脱,你的所作所为大家有目共睹。”
    众人齐声答道:“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