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一章 向东进发

    第二天上午,全军渡过了一条水流十分充沛的大河。
    听他人介绍此河乃是著名的洛水。童远一直以为洛水靠近洛阳,其实洛河有北洛河与南洛河两条,北洛河是渭水的重要支流,也就是他正在渡过的这条河。
    这条河水虽然从山林中流过,但也看得出水中泥沙较多。不过,空气倒是十分的清新,除了鸟儿的啁啾声之外,四下一片宁静。
    过河之后,全军立刻扎营休息。不过童远由于休息了一番,再加上穿越后的身体十分耐用,所以开始找士卒聊天交流。
    一天交流下来,发现卸岭部的组成十分有趣。
    一些信教的追随军司马张录已久,擅于风水等方面。另一些曾经跟随黄於落草,他们由于乱世之中并州尤为混乱,再加上士族官吏横征暴敛,不得已卸岭倒斗。
    最后是人数最多的汝南、陈留黄巾旧部,这批人在黄巾举事失败后,落草为生。
    其中有人如申隆,几十年与泥土打交道,地底下中埋了什么,只需要挖出些土看上一看,就知有没有好东西埋在下面;想知道年代和怎么挖掘,闻上一闻便有了定数。
    自此之后,这只队伍就盘踞在汝南一带,将手里的货卖给颍川和南阳等士族众多的地区,在获得相应收益的士族保护下得以生存数年。
    直到中平六年(公元189年),好不容易皇甫嵩、董卓将王国、韩遂等杀入三辅的叛军击败,以及刘虞、公孙瓒历尽艰辛剿灭幽州称帝的张举。后续董卓部进入河东,威慑南匈奴和白波军。
    很可惜,袁绍出了昏招导致何进之乱,让最后的稳定希望彻底破灭。
    申隆所在的这股人马也被卷入纷乱的局势,先是加入关东诸侯的“义军”,结果被西凉董卓军击败,申隆等人这部旋即被收编。很快又跟随吕布、张录等将司隶地区两汉的大墓纷纷挖掘,因为能力出众,申隆等人也正式成为卸岭部的重要组成。
    路上原车队剩余的扈从和四屯将士自然也和卸岭部一路相识,不过卸岭所部对原有胡人士兵没有丝毫好感,尤其是黄於与胡琅儿,互相看不惯彼此。
    童远不由得有些感慨,自己这边都是士族最厌恶的群体,董家军,羌胡人,倒斗的,黄巾余孽,等等,简直是这个时代士族眼中的道德至低点!
    可是,大汉不就是没有处理好边军、胡人和农民问题,才让这些群体不得不铤而走险的嘛。自己能不能管理好他们呢?他自己也不知道,但既然来到这个时代,就多了解和拼搏一番吧。
    在这时,队伍里出现不同的声音,特别是卸岭部来自中原的士卒,非常不愿和胡人多有接触,对于逃到匈奴统治的区域更是心存不满。然而军吏大多是西凉人,对此多是弹压或者冷漠不理。
    童远对此事有更深刻的思考。他认为有两件紧要的事情必须尽快去做,第一就是整顿队伍。第二就是一定要在李傕、郭汜等人掌握政权这件事上,把握住机会。
    在这种情况下,原先的计划是赶不上变化的。北上胡人统辖的上郡、朔方地区,会完全错失时机,再回来的时候,恐怕成果早已被重新分配。
    如果向东,东渡黄河,旅途遥远且充满危险,最主要的是,没有自己的势力很可能被沦为盗匪的乱兵所害。不过向东确实有机会,乱世靠着别人当然不行。按照记忆,李傕、郭汜、樊稠互相争权夺利,很快全都化作灰灰去了,童远当然不打算给这些人陪葬啦。
    不过在,童远与队伍中,凉州和中原以外的第三股实力——并州的近百人,交流之后就有了计划。
    童远下定决心之后,找到董白,说道:“远以为,君女若想报仇诛杀王允、吕布,则队伍应当向东开进。我军尚有牛辅、董越两位将军和司隶的十万大军,即使道路艰辛,也是走向复仇的最快道路。”
    董白却犹豫道:“这些事情我不是很懂,向东好像要走很远,队伍需要补给和修正,再遇到追击怎么办?”
    童远微微一笑,说道:“我们可以让途径的坞堡和县城资助。”
    “啊,这些人怎么会给我们支持,难道要攻打吗?”
    “不错,可以打出为董太师复仇的口号,太师对西凉和羌胡有大恩,定有无数人马响应。各坞堡、县城仍旧忠于王允等叛逆者,能够拿下就诛杀之,不能则绕过。”
    童远深知现在需要确定行进目标,继续向北肯定不行,向北可以深入已经成为胡人统治范围的上郡,这条路线比较安全,但没有前途。而且贾诩应该快要发威了,所以改道向东,应该没问题。
    “远认为,我部保持在边境区域前进,特别是向东,那里的边军大多对太师心存感恩,且不像西凉被敌人清洗过。既不远离三辅,亦可反击长安,遇到大队追兵还可以渡过黄河,向东进入河东地区。同时方便联络牛辅、董越和他们手下的李傕、郭汜等人发兵报仇。”
    董白听了当然感觉心动,可眼神有流露出担心,说道:“可这样安排,很可能正面遇到王允的追兵。如果是吕布追来,那最好不过,我正好斩杀他报仇。可要是徐荣追来怎么办啊!?”
    徐荣?董白是不是搞错了什么,吕布那么可怕,她却一点不怕他追杀,反而是一个后世默默无闻的徐荣却让她担心。
    童远并不了解的,徐荣才是董卓手下战绩最硬的牛人。他对徐荣印象主要停留在《三国演义》中,其人与夏侯惇战不数合被杀,以及游戏中二流水平的数值。
    不过在历史上,他的战绩足以令人瞠目结舌。史书上有关他的记载虽然很少,不过清楚的记载了两件事。
    第一,他先后击败曹操和孙坚,并且打的曹操、孙坚本人都陷入巨大危险,靠身边猛将才得以逃脱。
    第二,徐荣出身幽州玄菟郡,在派系斗争激烈的董卓军能够异军突起,肯定在平定西凉数次叛乱取得不小的功绩,自身实力想必非常了得。
    童远对此基本不了解,说道:“不管谁追来,我们一直逃跑肯定不行,只有重新组织起被士族排挤、压迫的边军和底层积蓄力量,才能报仇。”
    董白似乎不再担心,于是同意今晚再和众人略作说明,就改道向东。
    其实童远的真实目标才不是向东投靠什么牛辅、董越,历史上一直依靠军阀的代价很惨重。而且,他和来自并州的士卒交流过,看中了一些可以发展的地方。他知道贾诩即将帮助李傕、郭汜反攻长安,所以想主动抓住机会。
    不过,失之毫厘差之千里,一点点误差就会付出惨重的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