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六章 新西凉军

    凭董家部将、陇西豪强这个出身,不可能成为袁绍、袁术这样士族力量的代表,也不可能像曹操官宦出身,获得颍川大士族的集体支持的同时大量任用寒门士族。
    他的方向很可能是董卓、公孙瓒这一条,依靠强悍的汉胡混合边军为主,获得边境大士族、寒门认可,争取士族的支持和中立,然后称霸一方,再进而抓住机会问鼎中原。
    他大概了解后续历史进展,但要想有一番作为,必须有一支可靠、强悍的军队为基础。可是董卓被诛杀了,按照历史发展,几年之中,威名赫赫的公孙瓒也会败亡。这说明仅仅靠一只强悍的军队还不够,必须在这乱世中有所建树,能够发展和壮大。
    董白既然将张录及五十余兵马以外的军队交给自己指挥,那就要重整它,赋予它新的定位和力量。
    车队到达榆树林之后,很快放出斥候,十几名各级军吏也集合到童远所在的位置。他环视了这十几人,各个年长于自己,有人出身西凉军,有人曾落草为寇,还有四名胡人。这几天以来,他已经与众人熟络,大家对于他的身份、能力和态度都比较佩服。
    不得不说,东汉这个时代,世人眼里出身是第一位的,若无陇西豪强、董家部将这层身份,他将步履维艰。
    童远停止思索,微微闭目,深意一口气,下定决心迈出这一步。
    “我们这队人马,来历各不相同,但有一处是所有人最为在意的,那就是活下去。过去,所有人只是生存着而已,如果诸位及大家的部下只是想生存下去,那么请早做打算,某也会和君女说明,安排好口粮和钱财。”
    有人面露疑色,在这乱世生存下去已经不易,难道这还有什么不对吗?顿时,众人中一身高七尺五,四十岁年纪上下的队率说道:“童少君可能有所不知,我十几年前还曾有地,一家不奢求别的,只是期待个好年景。”
    只见他面露难色,又道:“谁曾想连年大旱,官吏凶狠,阿兄又是一病不起。不得已求助太平道救治,成为了教徒。这么多年流离失所,杀人倒斗,其实就是期待能好好生存下去,我做梦都想着以前的日子呢。”
    童远听了,面色凝重,但众人情绪正符合他的期待。“没错,包括我在内都想像以前一样好好生存下去。可是有人不认为我们该这样生存。你家里的地,是高祖、光武帝分给我们的,但是豪强和官吏要把拿走,给他们产粮,让我们成为佃户、奴婢,或者消失掉。”
    队伍中豪强子弟脸色微变,但这正符合童远的期待。“我是陇西出身,我的家族有不少的地,还在军队中任职。但是士族们和朝廷的官吏认为我等不过边鄙之人,即使再有战功也只是走狗而已,从来就没被正眼看待过。”
    “那士族呢?他们就是敌人吗?很多并不是。”
    众人开始诧异,童远到底想说什么?众人原以为他要说长安城中那些官员,各地的大士族是他们的敌人。
    “我们的敌人是我们在面对豪强、士族和危险时没有团结去应对它。当你作为一个农民时,没有力量去抗衡豪强和官吏。当你作为一个豪强子弟时,没有能力让士族、官员给你尊重和平等活下去的机会。士族也没办法应对日渐崩坏的朝政。”
    “所以,不管你们过去是谁,现在要想好好的活下去,留在这里并着手重整。否则就离开去寻找那心里面的侥幸去吧。”
    胡琅儿、黄於等人不知有意无意,率先问道:“童少君,既然要改变,那要怎么做?”
    童远扫视一圈众人,让大家注意力都集中起来。“将一切能对我等有帮助的力量,吸纳团结到我们这边,再唯才是举,各司其职。”
    “这有什么变化?”
    “跟着这支军队,可以好好地活着,不再只是苟活,在他人眼中如草芥。而是被别人另眼相看,不容小觑。”
    ”进入三辅,一旦抄劫财物,犹如杀鸡取卵。如若不损坏作物,爱百姓如兄弟姐妹,各地则另眼相看。简言之,我们是一支新的西凉军,目的、行为和姿态都比过去有所改变。”
    “这样才能得到各方的承认,有了承认才有可能互惠互利得到认可与支持。相信诸位是要堂堂正正的回到长安三辅,而不是逃往什么地方,如果没有改变被追杀的命运,那逃跑也只是一时幸存,并且活得担惊受怕。”
    “所以要改变目前的状况和命运,就从我们西凉新军严格要求自己开始。吾正式命名吾等为西凉新军。”
    西凉新军,这就是童远目前这只兵马的称呼,日后还会有更多部队跟随这一称号扩大它的辉煌。
    至于纪律严明,众人也不难容易理解,彻底改变形势很难,但要改变需要从向东行军、团结各方和联系河东做起。这些军吏出于自身安危,很快认真贯彻下去,全军谨记要爱护百姓,不要四处树敌。
    沿着河边的道路前行,一路向东秋毫无犯,遇到他人也没有引起任何恐慌或者骚乱。当然除了新军的补给都依赖董家丰厚的积蓄支撑。在这一点上,董白倒是毫不吝啬,因为对她来说,复仇是排在第一位的。
    前方经过一个村子,车队入驻过夜,当然安排好斥候和岗哨,不准村里有人向南或向西去报信。这个村子不大,不过十余户耕种放牧于此。里正是本地老卒,二十年前跟随过西凉三明之一的张奂平定边军羌人叛乱。
    西汉较长时期实行的是以小农经济为基础的兵农合一的征兵制,而到汉武帝乃至东汉光武帝,随着经济情况变化和财力等其他各方面原因,募兵制比例逐步提高。这个老卒就是响应过征募,而非征为戍卒。
    这几十年间,西凉变乱不断,他参与过众多战斗,对于军中的南匈奴胡人士兵也较为熟悉。
    此时,里长自然知晓董卓威名,特别是童远奉上一盒金银之后,更是痛骂王允、吕布挑起事端。不过由于已到青黄不接的季节,村里并无更多余粮供给。
    好在车队并不缺乏饮水以外的补给,一番接触下来,众人最想得知的还是现在的情报和附近的驻军情况。
    情报方面,里长所知甚少,只是听说王允诛杀董太师,其他都没有了解。只有东面的夏阳、西南面的衙县等地才能了解到更多,而这一带因为较为偏远,都是听附近薛姓豪强的号令,对长安之事所知甚少。
    一名什长紧张地报告道:“报,外面抓到一个人,试图乘黑夜往南方向逃走,被军士捉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