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九章 见风使舵的对手

    村子西边,发现打斗过的痕迹,地上残留有血迹,估计至少十余人曾战斗负伤。锄、镰等工具也都散落在地,少数几把上面竟也带有血迹。
    但是,一具尸体也没有发现,一般来说强盗入侵之后会将尸体留下,如果是有村民回来过,不会看到他们官军样貌的人到来,却不赶过来求救。
    种种迹象表明村民应该不是遭遇普通的盗匪,更不是胡人入侵,胡人必然防火毁掉民居和附近庄稼。
    正思考间,斥候忽然来报,有几名的武装人员接近。
    童远立刻集合全军,毕竟西凉新军不论从各方面来看都是大汉正规军,只要不是面对追兵,就不用转战如风,逃之夭夭。
    只见十余人手持兵刃,身着便装,来到童远、胡泼儿等人面前,倒头就拜。
    “将军,我们军候性命堪忧,求同是西凉军的份上救救他吧。”
    胡琅儿上前问道:“你们怎知我们也是西凉军的?你们又是什么人?”
    为首那人自豪地说道:“我是驻扎在夏阳县西凉军耿清军候手下屯长,能配备这么多矫健的河套马,全军几乎全部穿扎甲,除了我们西凉军,这天下还没有第二只军队能够做到。”
    胡琅儿说道“甚好,我们这支军队叫做西凉新军,这是校尉童远。你有什么情况就和童校尉讲吧。”
    那便装军候早见这些人已童远为首,这童校尉非常年轻,却气度不凡,健壮的身材在一身精致鱼鳞甲更是衬托的精神奕奕。
    于是朝童远拜倒,说道:“夏阳县有县尉两人,其一便是我部军候耿清。不想长安惊变之后,县令和另一县尉都是本地士族,欲拿下耿军候,污为贼人以邀功。于是,贺家发动门客、部曲、仆奴包围军营。耿军候让我等逃出,往长安找徐荣将军求援。”
    童远说道:“我西凉新军正可夺下夏阳县,援助你家军候。只是吾军要为董太师报仇,定然以夏阳为根基,业已联络镇守在外的十万大军,另外还有河套的羌人、匈奴五万大军,一同反攻长安,诛杀王允。你部既然是西凉军,那就需要听从号令,跟随我等报仇。”
    童远所说有真有假,要夺下夏阳是真,已经联系好各方当然是满口胡吹,壮大声势。
    那人听了之后略微思考,说道:“如此甚好,我西凉军当然不能任人宰割。不要说王允以后统治我等,就是这几日以来,已经如坐针毡。只是,我们有多少人马在夏阳这里?”
    童远心道不好,自己人马太少容易露出马脚,但略微思考就有了对策。
    “你部兵马加上我部,难道还怕了区区作恶的贺家士族不成?他们有多少人马围攻你们?”
    屯长答道:“精壮部曲仅三百余人,其余还有上千持械佃户和奴婢。我部一半兵马并非西凉人,持中立态度。”
    他故作镇定说道:“原来如此,那不用叫远处兵马支援。对了,县里可有其他人支持你们?”
    那人回道:“县里县丞是寒门出身,但颇为有钱,懂经商之道。其他非本地士族的都是事不关己的态度。……哦,对了,刚刚有一县吏反对大族贺家抢占土地……”就把他张既和刚刚之事讲明。
    原来贺家部曲抓人不成之后,又叫来数百人手,直接毁了村子。张既与里长先带人紧急撤走,少量留守壮劳力略微交手之后就撤走了。此时,已经带人往南投合阳乡去了。耿清手下这十余人与之汇合,却也别无他法,直得一半人跟随往南,一半人回来联络耿清。
    当然这名屯长讲述的也只是片段,但童远注意到两点非常重要的事。
    第一,他听到了一个有点熟悉的名字,张既。这人可是三国时期雍凉地区了不得的人物。第二,那就是耿清和张既正好处于紧迫之中,对于西凉新军来说,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童远也不犹豫,一面派人率大队人马赶往郃阳乡,汇合张既和逃亡农民,另一面派人立刻回报重要情报和这个计划。
    一个时辰之后,童远、张既等众人都已进入郃阳。原来郃阳乡有轶早就支持贺家士族这边,仗着有早年的县城和自家壮丁,根本不放张既和十里村村民入内。童远等百余重甲骑兵一到,董家大纛一打起来。合阳乡有轶立刻逃命去了。
    众人进城之后,张既来与童远等人相见。幸亏汉唐时期,尚武气息浓厚,要是在文强武弱的时代,指挥千人的中层军官见到管仓库的县吏恐怕都要小心翼翼,不敢有丝毫得罪。
    只见这张既十分年轻,身高七尺四,一张国字脸殷实正气,举止投足并没有丝毫富家子惫懒的感觉,倒是有几分军旅之人的杀伐之气。
    “高陵张既,张德容,现任夏阳县仓吏,拜见童校尉,感谢西凉新军危难之际救众人的仁义之举。”虽然入城前已经通过耿清的手下知晓彼此,但现在是初次正式见面。
    这是童远见到的第三个历史人物,董白、李肃在后世的知名度可能还高于张既,但是前两人只是在史书中留下了一两句话。而面前的这位张既,是有列传的人物。见到这样的人才,还是只是县吏状态,机会真的不能错过。
    童远就这样站在那里发呆,不要说张既,就是胡琅儿、移山罴等人都觉得十分异常。
    片刻他才回过神来,说道:“这是我等应当做的,军队吃农民的,要是不能保护农民,那还当什么兵。”
    张既觉得这话虽然通俗,但很切合自己所想,于是面露笑容说道:“我观西凉新军都是精锐之辈,想必夏阳县马上就会易主了。不知童校尉怎样打算?”
    童远微微一笑,张既这是在考他呢,有趣的很。
    他答道:“夏阳非同小可,这里本属于富裕安稳的左冯翊治下,百姓安居乐业。可是桓灵以来,边塞凋敝,西凉各族叛军入寇三辅;河东白波谷群豪作乱各地;河套匈奴羌胡屡屡南侵,此百姓社稷之难也。远以为,当以此地为基,富河水两岸,安并州边塞,此可谓吾辈之使命。”
    童远一口气说完之后,觉得非常开心,不知这张既会不会像一些小说里一样,主角一番高谈阔论,就主动投入麾下。
    可是,张既却露出尴尬的表情,觉得他简直所问非所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