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二百六十四章 李傕大战长枪方阵

    于是李傕派出侄子李别,携带重礼来见董白、童远。一番洽谈比较顺利,事成以后,左冯翊的万年、高陵几县全部划归新西凉军。
    他们几人讨论结束以后,又痛饮一番,好似献帝已经到手般快活。
    其实,不论是童远还是董威,都知道李傕、郭汜没什么希望,因为他们的对手可是可怕的李儒。
    李傕尽起飞熊军,集结了各地听命于他的两万多兵马,还怕兵力不够,又生拉硬拽了两万百姓当做炮灰。
    由于目标直指李儒,他还把唐姬带上,打算让他见证他斩杀李儒的样子,然后占据其身。
    郭汜则一面安排崔勇驻守华阴,一面带着伍习准备夹击拿下华阴县。到时候,李傕的数万大军过来,什么李儒、段煨还不是螳臂当车。
    李傕早命人打造了无数长梯铁爪,专门为攻击华阴县做了充分的准备。可是当他率领大军接近城池时,发现李儒的兵马竟然出城背靠城墙列阵!
    这支兵马只有一千余人,其中多数手持铁盾长矛,在关前列成密集方阵。大奇之下,他派出斥候反复探查,确定附近绝没有埋伏的第二支兵马。
    李傕看到对方的安排不由得大怒,他虽然失去了许多精锐,可再怎么说论实力仍然是西凉军的老大!
    这潼关守军也太过嚣张,竟然想凭借一千余人就出城和他交手,实在是目中无人啊。
    他看了看对方盾矛兵列成的密集阵型,知道肯定不能用骑兵正面冲击,而那些大盾也看起来不惧弓弩的样子。于是他直接让炮灰兵先上,等消耗对方体力以后,主力再去收割人头。
    五千被掳来的百姓,拿着简陋的兵器、农具被迫上阵。他们也许还幻想着拿下华阴县以后,就可以回家团圆。殊不知,他们的家人已经遭到李傕军的劫掠,已经先行一步了。
    战鼓声中,一边倒的杀戮开始了。
    希腊式的密集长矛阵密不透风,一排排突刺撂倒了一切挡路者,逼得炮灰根本无法逼近到五米以内。
    一些悍勇者伸出手抓夺长矛,不想这些长矛上早涂了油脂一类的东西,根本抓不住。手中的长矛一抽一戳,又送一批人赶赴黄泉。
    后排的人尝试用石块投掷杀伤,可是方阵的大盾遮掩完全,石块哪里能伤得到人?
    很快,方阵之前堆积了一摞摞尸体,绕是西凉军在后胁迫,也没有炮灰们敢上前送死。
    李式、李暹、李别、胡封都没见过这样的对手,他们看见第一批炮灰仅战死两成,就没人赶上前,喝令将剩下的当众处以极刑,警示剩下的两万炮灰。
    “啊啊啊!”
    “呃呃”
    三千多无辜的百姓,在两军面前被残忍杀害。他们为了自家的田地,没有逃亡远方,本以为已经熬到了战乱结束,没想到最后竟然是这样的结果。
    由于李傕军故意制造恐怖,整个过程惨叫声不绝于耳、漫长而无人性,即使是关前的胡帕拉卡都差点吐了出来。
    胁迫的百姓中有人赶紧开溜,陆陆续续有近千人脚底抹油,往家乡的方向逃去。
    负责看管的胡封也不着急,待这些人跑出一箭之地,吹了一声马哨,一百骑兵开始游猎式的追击。
    “哈哈,好久没有打猎了!”
    “看看谁的猎物最多!”
    这一切情况,李傕都没有太过在意。对于他这个大司马来说,农夫什么的,根本不值得他看上一眼,倒是这个李儒似乎有点准备啊。
    他总觉得在哪里见过类似的兵马,但不记得了。如果能想起来就好了,说不定就能找到对付的办法。
    负责指挥的李傕子侄们,派出第二批五千名炮灰。这回他们不是让这些武装简陋的百姓单独上阵,而是派出一千弓箭手,专门在近战开始以后,用箭雨不分敌我,进行覆盖。
    那些拿着大盾的重步兵确实很厉害,但是他们注意力集中在面前炮灰身上的时候,还能防御好箭矢吗?
    不管行不行,等这批炮灰用完,再来一两批,到时候不要说射死,就是累也累死他们了。
    胡帕拉卡看着临时上阵的农夫们,与上一批相比,很明显更加拼命。他们依然试图抓住矛杆,然后冒死抵近。
    可是现在前排的长矛除了油脂,又浸润了鲜血,更加湿滑难以被抢夺握住。
    再加上阵前尸体越堆越多,地面也已经血流一地,一些农夫站立不稳,又因为推搡而发生践踏情况。
    “放箭!”
    百长吹响了特有的笛子,士兵们知道有箭雨袭来,左臂上抬,掩护住自己左半身与右边的战友。
    “铛铛铛!”
    厚重的大铁盾当然挡得住抛射的轻箭,只是前排有部分士兵因为双手持矛,且处于放平的状态,无法举盾掩护,所以前几排共有二十余人伤亡。
    当然,抛射的西凉军为了能覆盖方阵的前排,所以也无差别的覆盖了炮灰们的前排,直接导致了超过两百的误伤。
    不过他们也不在意,这些炮灰在他们眼中本就是占着土地浪费粮食,能在消耗对方体力之外,换得一定伤亡,那就是值了。
    胡帕拉卡知道这么搞下去,对方两万多兵马,加一万多农夫肯定能搞定他们这一千多人。不过,他也很自信他的家主,相信现在只需要继续防御即可。
    华阴县的另一边。
    郭汜、伍习早早就从湖县起兵,带着八千士兵,准备汇合李傕,再劫走献帝。
    郭汜已经从远处看到了华山,看到了华山,那华山以北,渭水以南的华阴城就不远了。
    他志得意满地对身旁的伍习说道:“不久之后,这天下就真的在我等手中了,你想做什么官?”
    伍习神色略微严肃地盯着华山北边的方向,一时没有回答郭汜。
    郭汜说道:“你不要担心,尽管说便是。以后我做了大将军,你也能做前将军呢。”
    伍习说道:“末将明白,不过现在只铭记任务于身,不敢多想其他呢。”
    郭汜有点惊讶,按说他们这些边境武夫从来都是及时行乐的那种人。要是不行乐,保不准明天头颅就没了,所以每日都会想着怎么享受一番。
    怎么伍习今天有点奇怪,好像对汇合李傕比自己还要上心,难道他真的要当一个好将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