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二百六十五章 郭汜之死

    突然,华山北麓腾起一道冲天而上的黑色狼烟,显得尤为突兀。
    伍习看了看郭汜,笑道:“太好了!时机已到!”
    郭汜有点奇怪,什么时机到了?
    接下来,他的视野一阵天旋地转,最后落于地面,只能看到马蹄的模样。
    一旁的郭汜亲卫全都呆滞在原地,因为他们看到伍习仅一斧,就把郭汜的头颅砍飞了出去了!
    伍习的双斧上滴着郭汜的血迹,他的嘴脸上扬,显得异常兴奋。他看着那道冲天而起的狼烟,吼道:“伍习奉诏杀贼!”
    “奉诏杀贼!缴械不杀!”
    郭汜的兵马内乱,一批头戴蓝色武弁的士卒杀向那些平时终于郭汜的亲卫,动作干净利索,不留活口。
    伍习一边抡动双斧,一边强调他们是奉诏杀贼。多数士卒知道郭汜已死,再为他奋斗也是徒劳无功,干脆投降。
    很快他的人控制住了形势,将郭汜的几百亲信诛杀殆尽。
    他集结嫡系兵马,宣布道:“今天起,无畏军第一卫第二旅正式成立!”
    “吼吼!吼吼!”
    “吾乃无畏军第一卫第二旅校尉伍习!有天子诏书在此,奉诏讨贼!”
    ……
    杨彪和伏完带着一批亲卫往军中大营进发。
    杨彪问道:“国丈,我们这么做能行吗?”
    伏完看了一眼这位士族首领,当真是仪表堂堂、贤良方正,可是他终究不能执掌大局啊。
    伏完说道:“今年是天下几百年来未有的大变局。文先不觉得这就是苍天赐给我辈士族挺身而出的时候吗?”
    杨彪额头冒汗,却不好意去擦,勉强地回道:“国丈说的是,只是联合李儒,真的没问题吗?”
    伏完面试前方,威严地说道:“他既然愿意诛灭李傕、郭汜,那就是我们的朋友,以后我们自有机会搞定他和其他的家伙。”
    “再说,连天子都破天荒地接受了李儒,我们还有什么可畏惧的呢?”
    杨彪只好称是,可是他心里暗道:“天子还不是被你的女儿做了工作,终究是你的计策罢了。”
    伏完其实有点看不起杨彪这个所谓的天下第一名士,他在朝堂活跃这么长时间,竟然对李傕、郭汜毫无办法,真是没用啊。
    要不是他早就暗中与李儒开展了合作,时至今日,天子和他女儿不知还要受什么罪呢!
    西凉军大营,段煨和董承早已等候多时,不过站在中间的不是他们两人,而是看起来风一吹就会倒下的李儒。
    李儒、段煨、董承三人与杨彪、伏完相见。这五个人互相看了看,都露出意义不同的笑容。
    只见李儒虽然瘦弱,但身上的阴邪之气足以盖过夏季的烈日。他捋一下胡须,别人都要看看他的脸色,生怕惹到他不高兴。
    杨彪、段煨没有太多特别,他们都是各自出身、群体的佼佼者,此时走到一起,确实是为了他们心中的大义与责任。
    伏完还是神秘而隐忍的样子,他根本不多寒暄,也不躲避他人的目光。几人中除了李儒就数他算是沉得住气。
    最活跃的是胖乎乎的董承,他满脸笑意憨态可掬,对谁都是低声下气的样子。其人却不简单,既掌握着数千宫廷精兵,又有女儿嫁与汉献帝,能出现在这里当然不是运气好。
    名士杨彪最先开口道:“天子既然安排吾等攘除奸佞,诸位有何对策就赶紧说一说吧。”
    李儒作为主持者当仁不让,他说道:“现在目标很明确,那就是诛杀李傕、郭汜。这两人中郭汜比较好对付,现在估计已经人头落地。”
    “啊?已经干掉郭汜啦。”
    董承直接惊呼出口,毕竟这个人可是手握上万精兵,同三公一样开府的牛人啊。说死就死了,怎么你不让人惊讶?
    李儒没有理会董承,继续说道:“郭汜已死,李傕自然到不了弘农。这样杨太尉也不用担心自家的积蓄了吧?”
    杨彪还是很不适应和李儒相处,他回了回礼,说道:“双贼已除一个,另一个手握两万多兵马,又占据长安等地,不知可有对策啊?”
    李儒说道:“对付他还需要我亲自去一趟,但需要天子诏书一份,宽恕其罪行,予以安抚。到时候我就可以诛杀此贼了。”
    杨彪皱了皱眉,说道:“如此不妥吧?天子的言论岂能儿戏,若是宽恕安抚,又怎能正式杀他?”
    李儒说道:“解铃还须系铃人,请放心,此事不会辱没天子,反而会有诸多好处。”
    杨彪正要开口,伏完插话道:“也好,天子恨李傕,胜董卓数倍矣。既然文优已有打算,我等就不多问细节了。”
    董承急呼呼地问道:“干掉李傕、郭汜以后,是不是还讨论我等论功行赏的事了?”
    杨彪说道:“国舅还真是着急,此事决计不会落空,倒是其他士族名臣也会参与进来,不用把我们五个显得那么突出。”
    董承笑道:“这样好啊,还是杨先生考虑的周全。”
    一直保持严肃的段煨说道:“李傕、郭汜即除,还有童远、张济、杨定尚在,是否要拉拢他们?”
    伏完眯成一条缝的眼睛睁了睁,李儒也是捋了一下胡须,显然这两位对于他们三人也颇为忌惮。
    过了一会,李儒说道:“对于董白、童远我们应当拉拢,她们撑起了北部边境,确实没有什么过分的举动。”
    伏完缓缓地说道:“这个杨定最好除掉,听说他与段煨将军不和,其实是觊觎将军的实力与威望吧?”
    段煨说道:“吾本就与李傕、郭汜等并非一路,这杨定更是盗贼之流,除掉他是很轻松的事情。”
    李儒说道:“这个张济有点难办,他往南阳开进,若是势力强大,站住了脚,我们就要警惕他。反之,如果发展不顺,我们就要结好于他,避免其倒向刘表。”
    提到刘表,杨彪微微一怔,他对于这位模仿周文王的刘氏宗亲,还是有些期待的,可惜不能有所表现。
    伏完说道:“南阳是当今最为安稳繁荣的一郡,若是被他控制,那我们北边就是童远,南边则是张济。这两个人走得颇近,对我们的以后没有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