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二百六十七章 王异的助手

    “报,四海商帮天水分会传来消息。”
    童远疑惑了一下,回道:“一般不是到总会,或者张录那里就可以了吗,难道有紧急情况?”
    “属下不知,但是是王干事亲自过来了。”
    “啊,那我快过去。”
    童远匆忙赶到粟邑县的分会,只见一身蓝衣黑甲的王异面无神色的站在窗前望着远方。
    他刚要发问,只见王异一旁还站了一位身穿链甲的鹅蛋脸姑娘。她身高约有七尺一寸,手臂有力、肩膀微宽,一看就是练过武的好手。
    王异拜见童远,介绍道:“这位是天水分会的新晋正选干事--李颖。她曾经是我的侍女,在分会成绩不错,今年就从备选升为正选了。”
    李颖拜道:“天水分会干事、陇西郡李颖拜见主公。”
    童远挠了挠头,说道:“哎呀,竟然跟着王干事一同称呼我为主公。不过是四海的正选干事也可以这样叫啦,在外面可要稍微注意呢,不要说漏嘴。”
    王异、李颖对视了一眼,去年那件事后西北皆知四海商帮是跟随童远的重要商会,不知为何要专门隐瞒。
    童远问王异道:“王干事是天水分会的实际负责人,这一次亲自赶来恐怕是有什么重要情报吧?”
    王异说道:“主公神机妙算,确实如此。首先有贾刺史的重要书信,另外四海也探听了重要情报。”
    根据贾诩的书信和王异的介绍,他了解了西北的最新情况。在贾诩的努力下,雍州越来越安稳,陇西、武都两郡也逐步回归朝廷的掌控。
    这一次三辅李郭之乱,有十万百姓逃入雍凉,在贾诩、韦端两位刺史、诸郡县官吏和大族商帮的努力下,正常吸纳了他们,没有造成变乱。
    只是,随着贾诩进驻天水东侧,占据安定和武威部分地区的韩遂、马腾竟然尽弃前嫌,竟然又重新联合起来。
    之前他们因为战败和天水事件,出现了明显裂痕。特别是在贾诩的拉拢下,韩遂大有抛弃马腾的趋势,甚至有小规模交手。但是这一次竟然又重新联合起来了。
    贾诩当然有所准备,他将三辅流民挑选出两万安置屯田,又以湟中义从为主力,震慑住安定方向,暂时保证了安稳。
    王异补充道:“贾刺史特别嘱托,他那边不用主公担心,请主公先谋定,再行动。”
    童远听了贾诩的话,备感欣慰。原来贾诩早就看出他的困局,这一句话就有指点迷津的作用。
    既然之前的谋略失策了,当然不要继续原计划,或者四处乱闯,而应当重新谋划。
    上一次会议分析北边、东边、南边不能轻动,这次贾诩说马腾、韩遂不用他担心,其实也是说三辅这边不用担心后背出现什么问题。
    原来如此,真是一语中地啊。
    他对二女问道:“此事可还有更多情报?”
    王异微微一笑,说道:“这可多亏了李颖干事,有她在我们才知道怎么回事。”
    李颖说道:“禀告主公,此事的幕后黑手是皇甫郦,也就是皇甫嵩之侄。我当时因为母亲的原因,暂时回家一段时间,刚好通过家人与武都的关系,了解了情况。”
    “皇甫郦在皇甫嵩病逝前,率领嫡系一千余人,以商队的名义投靠马腾。后来经过他的撮合,马腾、韩遂重新融合以皇甫郦为军师,所部号称十万汉胡联军,大有重整旗鼓的态势。”
    童远惊奇道:“竟然是他,看来皇甫嵩死后,他们彻底抛弃了昔日的尊严,竟然投靠了手下败将做军师。”
    王异说道:“这马腾、韩遂都是边境出身,他们时常危害一方。可是这皇甫郦深知朝廷虚实,恐怕有什么内应也说不定,恐怕会掀起更大的事态。”
    童远说道:“此事非常及时,实在感谢两位干事。如果没有你们提醒,恐怕我的注意力还在司隶或者东边呢。”
    “看来,要加强这个方向的防备了,必要时可以把后院的杂草除一除了。”
    王异听到童远的话,眼睛冒出期待的光彩。难道复仇的日子快到了吗?真希望她可以多尽一份力,亲手击杀谋害了父亲的仇人。
    童远说道:“两位一路之上肯定十分劳顿,不如在这边多休息下吧。”
    王异辞道:“谢主公。不过我们所经过的天水、左冯翊地区多有四海商帮建立的客栈,休息得很好,所以我们即可启程回去。”
    李颖也说道:“这新的馆驿真是不错,功能齐全方便入住,比我过去跟着王干事跑商要轻松多了。回去以后,分会的事情很多,就赶紧回去了。”
    说完以后,她突然察觉好像有点过于直接,没有顾及身份尊卑,暗叫了声不好。
    童远笑了笑,说道:“我特别喜欢四海商帮的这一点,大家为了商路和百姓努力,又不像家族、朝堂那么强调等级尊卑。就这样做吧。”
    两女抱拳道:“诺!”
    ......
    贾诩这边一点也不轻松。
    北边的马腾厉兵秣马,虽然没有他收拢的湟中义从和精锐羌胡兵强悍,但巨大的数量优势,以及一批新吸纳的羌胡兵足以让他略有膨胀。
    一旦三辅空虚,贾诩失去后援,那凉州就是韩遂的,而雍州就是他的。
    只可惜,李傕尚在,三辅仍有一批精锐,童远又虎视眈眈,硬碰硬他不太有信心。
    “禀告刺史,李傕率领主力赶赴华阴,估计右扶风非常空虚。”
    “知道了。”
    贾诩皱了皱眉,李傕这个曾经的上司,是那么阴狠奸诈,可是这半年来他是彻彻底底的输了。
    从执掌朝廷大局,到虚有其表的大司马和破坏殆尽的三辅,李傕啊李傕,还没有吸取教训吗?
    他也有点庆幸,遇到了非常有趣,又能坚持志向的主公。倘若没有他在,恐怕只能投靠段煨,或者张济。可是,他们可以称雄一方,终究不能扭转时局啊。
    走到沙盘前,看了看各方势力。
    “真是有趣啊,这是要往春秋战国发展吗?不过那几个人肯定会快速崛起,就看谁能抢得先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