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二百六十八章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贾诩平时话不多,可是一个人的时候就有点喜欢自言自语,也许是能和他交流起来的聪明人太少了。
    他想到了童远,两人有一年时间没见了,现在局势动荡不休,他又在想些什么,不会被文优给耍得团团转了吧。
    这个考验必须扛过去啊,有时候只需要调整一下思路,就能化险为夷。希望他能像去年一样,用那样的毅力,达成如此的成就。
    “报,镇北将军传信过来了。”
    贾诩快速读了一遍竹简,这字写得如此平平,想必代写书信的蔡琰不在身边。
    不过内容让他颇为欣慰,他终于突破了这层阻碍啊。
    ……
    重新振作起来的童远,专门走访上郡、西河等地,与张既、卫觊等商量了重新设立各郡的事情。
    他专门看了高奴城以西,延水畔的一座新市镇,此地依山傍水,靠近新修直道,从天水来的商旅也在此重点发展,称得上上郡诸城中,最热闹安稳的地方之一。
    此城现在仅是一座乡城,因为靠近延水,暂时被称作延城。但是由于位置更好,且屯田推动的各类经济发展迅速,大有盖过高奴老城的趋势。
    童远和张既都觉得延城更适合作为郡治,而上郡过于庞大,南边的洛川县到北边的肤施县,有一千里路,东西宽也有六百余里,实在是一般郡的三倍有余。
    这种情况,可以新设一郡,以延城为中心,临近三辅、河东的诸县组成一郡。以肤施为中心重新设立上郡,承担防御侵袭,光复河套的任务。
    初步规划好以后,童远又向东渡过黄河,到达西河港。很方便就在离石城见到了卫觊、徐晃等人。
    按照之前商讨,一年之内不打算从西河郡起兵,向北出击。所以此地最主要的任务是监管之前收降的匈奴等部,发展经济民生,为以后得东征西讨做充分准备。
    在发展方面,他与卫觊、徐晃略作交流,发现众人并没有因为李儒劫走献帝而有所担忧。相反还觉得,对方兵马更少,所处区域地少人稀,应该会和河东等地走得更近才对。
    卫觊说道:“如今裴家家主裴茂在朝中担任要职,虽然他没有彻底倒向主公,却不会舍弃自家利益改投他人。”
    “既然李儒日益膨胀,不如搭建一明一暗两条线,明面以裴茂为主,聚集一批支持河东的官员。暗线的话,吾判断献帝迟早会东归洛阳,我方何不从此入手?”
    童远心中凛然,之前他就有通过四海商帮往洛阳附近布置了周仓、李通、刘辟、龚都等人,专门预防曹操的行动。
    再加上马日磾的关系,他又推动授予曹操兖州牧、镇东将军,拉拢住他。
    结果因为李儒的行动,暂时忘记了那边的布置。经过卫觊提醒,他发现确实可以先下手为强,到时候也能大幅增加谈判的筹码。
    他顺着河水南下,回到皮氏主持相应事务。
    不过,等待他的是一个惊天的消息,让他稍微放松下来的神经再次紧绷起来。
    ……
    与此同时,李傕已经安排侄子李暹、李别撤回三辅,留了一半兵马守在此处。
    他本人则在华阴等待李儒和天子的诏书。
    不久,天子果然降诏,安抚一番并给予奖励,让他好生发展三辅,修缮长安,待不久也许就会返回。
    这样的内容让李傕开心不已他最担心的就是这半年来得罪了献帝,恐怕被昭告天下群起而攻之。现在他不仅得到安抚,而且献帝似乎有回到他手里的可能,这太让他惊喜了。
    李儒和他单出一间,问道:“大司马对这个结果可否满意?”
    李傕笑道:“哈哈哈,文优啊,我们两个这几年何必争来争去?现今你我联手何愁天下不定?”
    李儒笑了笑,说道:“这世道终究还是合作来得好些,大司马回到三辅可有何计划?”
    李傕说道:“这还用说,当时是厉兵秣马,准备攻击夏阳等地,让那童逆好看!他这家伙从我手中骗走了不少县城,我肯定要让他加倍偿还。”
    李儒却说道:“不可如此。”
    李傕惊疑道:“为何?难道你怕他们不成。不是我吹牛,就他单独在三辅、上郡的这点兵马绝不是我对手。至于河东倒是可以徐徐图之。”
    李儒说道:“大司马战略眼光无与伦比,可是那童远知不知道你我结盟的事情呢?”
    李傕说道:“这,当然不知道啦……”
    他突然眼睛一睁,说道:“原来如此,你是打算让我佯装与他继续合作,然后发动突然袭击,妙哉!”
    李儒阴笑道:“这就叫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这边郭汜已死,你我又曾交手,不愁他不中计啊。”
    李傕说道:“甚好,甚好!你李文优的计策我肯定是要听的,这天下谁不知道你是天下第一谋士。”
    李儒说道:“大司马过誉了,儒只是有幸遇到明主,稍微搞出了些名声而已。”
    李傕说道:“那我这就回去,好让他们别和童逆那边起冲突,先装得乖一点,要不然就不好骗他们了。”
    李儒看着李傕离开的眼神,就仿佛在看什么死物一般。其实他这么看也没有错,毕竟杀掉李傕可以为他的主公铺好问鼎的英雄路。
    李傕回去之后第一件事情不是派人传递军令,而是让人问问唐姬的情况。
    负责看管辎重和唐姬的胡缸来报,这唐姬被蒙在鼓里,还不知道他们和李儒达成同盟的事情,此时还以为大仇将要得报,开心着呢。
    李傕笑道:“甚好,胡缸啊,你后面想当什么官,你看中郎将够不够啊?”
    胡缸大喜,跪地拜道:“多谢大司马栽培,末将一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哈哈哈哈!”
    这胡缸乃是以前董卓五虎将之一的胡轸的侄子,之前在郃阳投靠童远,后来他们这批兵马被用来交易了杨奉、徐晃等部。
    此时胡轸已死,其部千余兵马由胡缸统领,随着李傕的部将相继叛变,除了子侄外甥外暂无其他人可用。
    这一次李傕发现胡缸虽然没有继承胡轸的作战勇猛,却也算得上颇具头脑,做事缜密,正好了用上一用。